椋木斋今天被带卡虐了吗?

废柴咸鱼,每天都是无聊的日常,想要拯救世界。
极端卡卡西吹,不要在我面前说卡不好,我会顺着网线捶你一顿。

【带卡】脱轨 第二章

没醒悟的四战土回到三尾事件之后

虐(我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感觉QAQ)

HE(真正意义上的HE可以放心)

以及前期卡殿完全活在回忆杀里

作为卡殿本命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ロ゜)」

喜欢的话麻烦点个红心留个评论谢谢!

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也请指出来谢谢!

关于私设后面会慢慢提到,有什么不懂地方可以问的

前文:第一章

——

第二章

06

    水门在那之后又去看了好几次带土,他知道带土变了

    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没有人会不变吧

    ——在经历了“死亡”,和目睹队友死亡之后。

    何况他才13岁。

    该如何交代呢?

    向带土交代,

    没有保护好他,也没有保护好琳和卡卡西。

    自己真的不是个合格的老师啊。

    玖辛奈说他想多了,但水门知道那不是。

    无论在当上火影之前,亦或是当上火影之后,水门一直都知道

    ——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现在的带土,眼睛里没有光

    或许还残有什么,

    但却是他看不懂的

07

    水门又去看望带土了,带着带土最喜欢的红豆糕。

    “带土,你马上就可以出院了。”

    带土瞪大了眼睛,眉头也舒展开,几乎下一秒就要从床上跳起来了:“真的吗?太好了!”

    水门看着瞬间恢复活力的带土笑了笑,拿起边上的果篮开始削苹果。

    “嗯,当然是真的。”

    开始絮叨起出院后生活的带土,整个人都变得阳光起来。

    “果然还是村门口那家得红豆糕最好吃啊!等我出院之后水门老师一定要请我啊!”

    水门笑着答应了带土。

    “啊啊不行,躺了这么久忍术肯定落后了很多!等出院之后要抓紧训练了啊!”

    水门心里默默的记下,想着以后空闲时给带土特训一下。

    “谢谢老师!哦!对了对了!水门老师现在是火影了吧!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呢!”

    把手里的苹果递给带土,水门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

    “啊!对了,琳怎么样了?她还好吗?还有啊,笨卡卡那个家伙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拿着我带土大爷的眼睛怎么可以过的差呢?我出院之后绝对要去和他比试一番,我才不是宇智波吊车尾呢!”

     水门的笑凝固在了脸上

    “内内,水门老师……?”

    “带土你刚刚在说什么?”水门有些迟疑地问了一遍。

    带土不解的重复了一遍:“我说琳啊,琳还好吗?”

    水门手握紧了衣袖:“不,我是说你后面说的。”

    “……我后面说的,怎么了吗?”

    水门有些牵强的笑了一下,说:“没什么,那个,带土我还有事,先走了。”

    这话说的他自己都觉得可疑,水门逃似的离开时想。

    后面带土的道别声响起,模糊不清。

08

    带土凝视水门离开的背影良久,才收回自己的视线。

    骗子。

    他心想。

09

    水门说他最近可以出院了,但却许久不见答复。

    而且在那之后,水门不曾再来探望过他。

    想起水门最后一次来时的对话,带土渐渐觉得不安起来。

10 

    最近他身边的医疗忍者突然多了起来,偶尔还可以看到几个山中家的人。

    他愈发觉得事情不对劲了。

    无关他身体的异样,这肯定在他去回到木叶时就被摸得门儿清了。

    到底是什么呢?

    没有人回答。

11

    带土偶然间听到几个医疗忍者的谈话,说他的精神不存在任何问题。

12

    最近水门老师又来了,告诉他三天后就可以准备出院了,而且已经允许他人探望。

    允许他人探望?

    不过是提前见到那个赝品罢了。

    水门老师走后不久,下午他这里就来了人。

    “叩叩——”

    带土看向房门,透过磨砂玻璃音乐可以看到一个人影。

    “咳咳,”带土清了清嗓子“请进。”

    会是什么表情呢?

    ——那个赝品

    一定是一副快要哭出来却强行笑起来的恶心表情。

13

     带土盯着旋转的门把手,看着门缝逐渐变大。

    “带土?”

     他瞳孔一缩,无法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

     那是他曾祈祷过无数次出现的场景,但却从未再次出现。

     此时却像梦一样出现出现在他的面前。

     “我……来看看你。”棕发少女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头发挽到耳后。

     ——那是琳

     ——是他的光

14

     带土慌乱的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冲到琳的面前,伸手紧紧抱住了她。

     力度之大仿佛要把她揉入血骨之中。

     “琳……”他沙哑着嗓子轻轻的唤着她的名字。

     眼泪早就失去控制,打湿了琳肩膀上的衣服。

     “带土,我……”琳被带土抱得有点疼,但她没说出来,她感受到了抱着她的带土在颤抖着。

     在战争年代出生的孩子都是坚强的,哪怕是野原琳这样不大的女孩也学会了收起眼泪。但现在的她却忍不住红了眼眶,回抱住了颤抖的带土。

      现在的他们都不是不需要眼泪的忍者,只是在体验失而复得的心情的普通人罢了。  

      ——对不起,琳

      ——对不起,带土

15

     “带土,先松开我吧,你抱得我有点疼。”琳拍了拍带土的背,示意他松开自己,然后伸手抹掉了自己的眼泪。

     带土闻言松开了琳,给琳搬了个凳子到床旁边,自己则坐到了床上。

     “对不起,琳。”带土的声音有些颤抖。

     “没事的,带土。”琳摇了摇头,看着垂着脑袋的带土。

     你们不需要向我道歉,带土,一直都是,我一直都在被你们保护着,如果硬要有个说‘对不起’的人的话,那应该是我。

     琳苦涩地想。

     如果你知道的话,绝对会恨我吧。

16

     带土现在的脑子一片空白,现在的他满脑子都是一件事

     ——琳没有死

     异常情况的发生让他无法冷静的判断此时的情况。

     ——他的光,重新亮起来了

     喜悦已经冲昏了他的头脑,当前的刺激麻痹了他的神经,仿佛脱了轨的剧情让他不知所措,现在的他此时无暇去顾及其他事情。

     例如本应该在这的卡卡西去哪里了。

评论(26)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