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木斋今天被带卡虐了吗?

废柴咸鱼,每天都是无聊的日常,想要拯救世界。
极端卡卡西吹,不要在我面前说卡不好,我会顺着网线捶你一顿。

【带卡】脱轨 第一章

没醒悟的四战土回到三尾事件之后

虐(我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感觉QAQ)

HE(真正意义上的HE可以放心)

以及前期卡殿完全活在回忆杀里

作为卡殿本命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ロ゜)」

喜欢的话麻烦点个红心留个评论谢谢!

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也请指出来谢谢!

关于私设后面会慢慢提到,有什么不懂地方可以问的

——

 

01

   这里是……

   刺目的灯光穿透带土薄薄的眼皮扎在他的眼球上,即使不睁开眼睛也不会影响带土对周围环境的判断。

   好重的消毒水味,是医院吗?

   左眼上好像还绑了东西,大概是纱布,但是眼眶中却没有轮回眼!

   细密的头发趴在脸上,刺的带土的脸有些发痒。

   半天带土才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这里果真是他很熟悉的一个地方

   ——木叶医院

   带土支起身体从床上坐了起来,脑袋上沉重的感觉让带土颇为不适,他忍不住抹了一把头发。

   头发怎么变成了这样?

   啧——

   带土眯了眯眼睛,他想起了自己在战场上还没有完成的事。

   月之眼还没有开始,斑那老东西也才召唤出来,估计那边要让他一个人解决了。

   带土有些急躁,为了月之眼他付出了18年的努力,怎么可以因为这而失败。

   如果月之眼失败了,那他宇智波带土活在这世界上又有什么意义呢?

   隐姓埋名,再琳死去的那一刻就抛弃了宇智波带土的身份,为此甚至可以下手杀死对自己有恩的老师和师母。成为宇智波斑,成为阿飞,带上一层无法揭下的面具,彻底的没入黑暗中,游走在所有阴暗的角落。

   他的光早就熄灭。

   留下的只有他残存的灰烬。

   而仍然在地狱中苟活的赝品和垃圾,也只会被这个虚假的世界所欺骗和伤害,慢慢的被同化,变得麻木,守着一味的教条就像守着救赎一样残存在世上。

   这个世界从来就不存在救赎,一切的悲剧都会写好的剧本一样不断的重演。

   悲剧名为死亡,剧本名为战争

02

   可是他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是幻术吗?

   不,带土精通幻术,他从来不曾见过那个幻术能让他丝毫感觉不出痕迹,何况对拥有写轮眼的宇智波一族使用幻术,无疑是不明智的行为。

   而此时他右半边的身体处传来的细微的疼痛加上以上种种的迹象让带土有一种异想天开的想法。

   这个想法让带土觉得可笑,笑到让人喘不过气。

   即便如此,他还是将查克拉向右眼汇去,可无论再怎么输出查克拉也就只能开到二勾玉。

   哈——

   多么可笑?

   带土把脸转向窗户,外面明媚的天气却丝毫不能引起他的注意。

   他视线所聚集的地方,是玻璃的反光。

   上面的他头发凌乱,衣服是破旧的黑袍,左眼上还缠着绷带,脸部细节带土看不清楚,单从脸型上看却圆润了许多。

    啊……

    什么啊?

    到这个地步了却又要从头来?

    宇智波带土想笑,他也确实笑了出来,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面部开始牵扯起来,明明笑着却闲的无比的扭曲。现在的他已经病态到了癫狂的地步,这转而成为了一种毫无作用的宣泄。

     他弓起了腰,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模糊的水光中,二勾玉飞速地转动,隐约间还可以看到逐渐凝聚而成的第三个勾玉。

     三勾玉写轮眼——开。

03

     笑够了,他才停下来。

     又被耍了啊,宇智波带土心想。

     他被耍过三次

     第一次,是他从巨石底下救出了卡卡西,他本以为自己要死了,就把写轮眼给了卡卡西,结果却被斑救了;

     第二次,是他从斑那里赶去找卡卡西和琳的时候,亲眼目睹旗木卡卡西那个废物杀了琳的那一刻;

     第三次,则是现在,在他31岁时,在月之眼的关键时刻,他回到了13岁那年。

     有什么意义呢?

     琳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伸出手小心的接近 ,像是在接触世界上最脆弱的物品一样。

     带土抚上琳的脸颊,带起她耳边的碎发

     ——这个世界早已是地狱

     琳的身影渐渐模糊,他的手从琳的脸上透了过去

     ——回到现在

     他的手握成拳头

     ——不过是重蹈覆辙罢了

04

    带土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偶尔会下地走走,活动一下快要变成木头的筋骨。

    他不是没想过离开,但他现在没有能力离开木叶,他没了神威,不可能像以前一样自由出入木叶。

    可是,好奇怪。

    从来没有人来探望过他。

    这个时候水门老师和玖辛奈师母都还活着,而且——还有旗木卡卡西那个废物。

    也对,死而复生之人,会被高层隔离监管开来很正常吧?

    不如再死一起好了

    带土脑中突然蹦出这个念头。

    当然不会是真死,只不过是重复一遍以前的情景,再假死一次罢了。

    哦对了,最好是在卡卡西面前。

    要不然让卡卡西亲手杀死他如何?

    然后呢,卡卡西?

    失去了父亲,亲手杀死了琳,而后又一次亲手杀死而复生的同期的你,会怎么办?

    会绝望?

    会彻底的崩溃?

    不,果然还是老样子吧?

    以他宇智波带土过去的意志为借口苟活。

05

     又是平淡到无味的的一天,宇智波带土看着窗外。

     平淡的天气,平淡的木叶,平淡的世界,平淡的自己

     不出意外的话带土今天会在床上躺上11个小时

     剩下的一个小时就用在吃饭上厕所上面。

     你说没人来探望带土,那么是谁给他送的饭?

     啊啊,如果你硬要把看守的暗部算作来看望带土的人也是没办法的事呢。

     不过今天倒不是暗部来送的饭。

     “带土,你醒了啊。”

     ——水门老师

     “抱歉过了这么久才来看你,木叶的长老那边一直在施压,不过也快妥协了。”水门把手上的便当放在床头上,拉开一边的凳子坐下。

     “嗯,没关系的……”

     带土对水门的感情一直是复杂的。

     说恨,绝对是有的,因为他的迟到,毁了两个人,一是琳、二是卡卡西;可是在水门死了之后呢,内心之中的恨意确实没了,取而代之无尽的空虚罢了。

     有的时候带土也会想,如果当时的水门老师及时赶到了的话,都会不一样吧。

     他不会死,琳也不会死,而卡卡西……仍然还是卡卡西。

     或许他还可以当上火影

     不过也只是想想罢了

评论(8)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