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木斋今天被带卡虐了吗?

废柴咸鱼,每天都是无聊的日常,想要拯救世界。
极端卡卡西吹,不要在我面前说卡不好,我会顺着网线捶你一顿。

【带卡】脱轨 第十七章

越写越崩了感觉……
前文
超链接使我崩溃,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第十七章
81
带土隐匿在树上,若有所思,他用来伪装的面具下神情莫测。他看着远处正在单方面对昏迷过去的暗部进行殴/打的不明人士不禁扯了扯嘴角。带土摸了摸下巴,思索着这不知名的人的身份和立场。
这人似乎是站在团藏的对立面,而对火影的人就又是另一番态度,但是敌是友仍然不能去妄下判断。
除了这人之外,这次的任务还有不对劲的地方,例如这伙突然出现完全在他计划之外的劫/匪,虽然刚好遇上的可能不是没有,但他并不认为一伙的劫/匪会在没有周密计划的情况下就敢跑来劫/持木叶的车队。
这伙劫/匪人数不少,实力不弱,从结果上看,那暗部能这么简单的杀掉村下确实有这批劫/匪的功劳,如果不合适他们引发混乱导致队伍大乱,那就不知道还要僵持多久。
这伙人不太可能是团藏的人,对团藏来说这次任务自然越平静越好,一乱就容易被人浑水摸鱼。
难道是水门老师专门搞来紊乱视听的?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任何矛盾的爆发都是需要一个引火点的。如果是水门老师找来的人那就完全说的通了。
虽然他飞了个计划书给水门老师,但完全没想到水门老师会真的采用,而且还在这基础上横添一笔。
带土脑子里思绪万千,而另外一边的不明人士也结束了单方面的殴打,伪造了一系列现场后,隐入林子消失了身影。
带土看着远处的暗部身影,也一个闪身,消失在了这片树林中。

82
通感头痛欲裂,想要从所接触的地方爬起来。
这是哪?
“醒了?别乱动!快躺下!”
通感偏过头,发现一个医疗忍者站在他的旁边。
他好像在医院里?任务已经结束了?
“嗯。”
通感从嗓子眼里闷了一声出来,他喉咙干得要命,而且脑袋的疼痛也让他不想出声说话。
“休息好了就去火影大人那里汇报任务吧,不过这两天你还是静养比较好。”医疗忍者翻着手里的病例“你肋骨断了四根,左臂骨折肩膀脱臼,右手的手筋差点断了,更麻烦的是还受到了精神上的攻击,也亏得你还能活下来了。”
医疗忍者的声音隔着口罩显得闷闷的,通感听不了太真切,只觉得模模糊糊的。
他怎么回木叶的?他明明记得……
通感脑子中白了一瞬,记忆才缓慢的从他脑子里苏醒过来。
他是卧底,伪装成根部的人进行了这次任务。他……想办法从任务目标那骗取了信任,让任务目标相信他是保护他的人,然后趁乱和任务目标走到了一块。
然后……然后怎么样了?
他的记忆瞬间一片空白,一时半会什么都记不得,细细思索了半天,才勉强回复了些印象。
他和根部的人还有任务目标走在了一块之后,结果他们被不明势力的人追上了……他趁乱杀了任务目标……然后呢?然后……然后他被根部的追杀……但根部被那群人追上了,他趁机跑走……
通感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烦躁地揪了揪衣领。
不对……不对……
什么不对?
没有什么不对的。
通感呆呆地想。
对,没有不对,他跑走之前还受到了根部忍者的幻术攻击,所以他的头现在会这么痛。
等他找到暗部的忍者之后就昏了过去,然后醒来就回了木叶医院。
任务完成的也还算圆满,他卧底的身份其他暗部也会处理好,他现在要做的就只是把伤养好然后去火影大人那里做个报告。

83
带土悄无声息的回到了木叶,解除影分身后坐在椅子上揉了揉额角。
他在那个不明人士消失后,尝试了对他进行追踪,可对方似乎发现了他,一直在兜兜转转的和他周旋,而他也因为影分身的缘故不能陪对方干耗着,只能无奈放弃。
看来这个人实力不低,并且极其擅长侦查。
带土现在对对方一无所知,也纠结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干脆拿钥匙落了锁,出了门。

84
他去了木叶那家有名的丸子店,买了几串丸子边走边吃,最终莫名晃到了卡卡西常去买秋刀鱼的那家店。
他走了进去,点了两份秋刀鱼,将一份让服务生打包好,另一份则摆在了自己面前。
他拿出旁边竹筒里的筷子,用滚烫的茶水讲筷子烫了一遍,才用筷子沿着鱼骨的方向慢悠悠的私下一块鱼肉,因为动作生疏还把鱼弄得稀乱,带土到不在意这个,直接放进嘴里。
他的动作引来旁边的服务生多看了几眼。
毕竟这种吃条没多少肉的鱼还这么……讲究的人可没几个,谁不是夹起来直接啃,更干脆一点的用手拿的都有。
服务生的想法带土是半点不知,他只觉得卡卡西的品味挺差的。
这么一股子腥味的东西哪好吃了?
带土从小偏爱甜食,吃着这鱼不光觉得腥,还觉得嘴里发苦。
别不是鱼肚子没清理干净吧。
带土用筷子撑开狭窄的鱼肚子,仔细看了几遍确定没发现任何鱼内脏的残渣才接着吃下去。
那就是个人口味的问题了。
带土吃完鱼,把旁边的茶一口饮尽,冲淡了几分嘴里的味道,才提着自己买的鱼悠哉悠哉地走到了慰灵碑。
他把打包好的鱼小心地放到慰灵碑前,自己则毫不讲究坐在地上。
他张口,想说些什么,可又合上了嘴。
“……”带土沉默半天,才道:“值得吗?”
“呵,你这家伙现在肯定高兴的不得了吧?”
“琳问我要不要把写轮眼移植回来。”
“我不知道……你觉得呢?”带土问。
“你把写轮眼还给我,不是就要我移植回来吗?我怎么会问你这种蠢问题。”带土喃喃道。
“可我偏不。”
“卡卡西,我不会移植的。”
“怎么能一切如你所愿呢?”
他嗤笑一声,拍拍衣裤站起来,离开了慰灵碑。
—tbc—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