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木斋今天被带卡虐了吗?

废柴咸鱼,每天都是无聊的日常,想要拯救世界。
极端卡卡西吹,不要在我面前说卡不好,我会顺着网线捶你一顿。

【带卡】笔尖 上

文题不符,小学生文笔

比预计长很多的一篇文,本来想昨天写完但还差不少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东西

是个甜饼

错字肯定有,但假装没看到吧先,我没时间改了quq

 

——

      带土再次路过了那个公园

      公园很普通,是他每天去上学的必经之路。里面环境只能称得上是一般,但还算安静,所以带土在晚饭后的闲暇之余爱去这个公园散散步。

      除了这个原因以外,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就是——那个银白头发的男人每天也回去那个公园。

      对的,带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所以为了方便称呼他,带土一般叫他白先生。

      算不上是一见钟情,只是见过那么几次之后觉得,这个人真是越看越舒服,越看越喜欢,虽然因为白先生一直带着口罩带土连白先生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他看到过白先生在公园画画,那只是张速写,画的就是这个公园中心的喷泉。线条柔和简单,流畅细腻,虽然偶尔手有些不稳,但带土学了这么多年的画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个人绝对有特别扎实的基本功。

        带土有时还能看到他带着面包或者别的什么食物来到公园喂喂鸽子喂喂鱼什么的,对谁都很有礼貌的微笑,感觉是个很温柔的人。

        他们两个没有正式搭过话,顶多在遇到的时候互相笑一下。

        其实很多次带土都想鼓起勇气上去打个招呼问个名字再顺便留个联系方式,奈何每次话到嘴边就怂了。

         带土眼睛往公园里一撇,没在以前的石凳位置看到白先生,带土有些低落的叹了口气,走向了自己的大学。

         今天他有一个很重要的讲课,是前几届毕业的旗木卡卡西回来开公开课。

         旗木卡卡西是他们系的传奇人物,从高中带土就对他又所听闻(因为卡卡西和他同一个高中毕业),据说卡卡西从小就有良好的绘画天赋,四岁学画,高中只挂了个名字但是却以极为优异的成绩考入木叶大学,四年后的第一部毕业作品拍出极高的价格,后来有参与了两三项世界级比赛,每副参赛的作品都有人愿意出大价格购买,但卡卡西却一副没买。

        等他上大学时,卡卡西刚好毕业,他完美的错过了和卡卡西成为大学(不同年纪的)同学的机会,成了关系更远的校友。

        他在高中时知道卡卡西在网上偶尔会发些作品,他当时还买了好几本当时卡卡西印量不算多的画集来收藏,卡卡西的作画风格跟他不大相同,但带土总能从中得到启发。(估计卡卡西要是网上的身份掉马,那些画集的价格估计会翻好几倍吧。)

        但奇怪的是旗木卡卡西没多久就销声匿迹,发布了封笔声明后就再没有在公共场合出现过,甚至于微博也停留在了那一刻再也没更新过,带土还为此伤心了好一阵子。

        带土来到学校,就火急火燎的跑向礼堂,在还剩五分钟的时候终于赶到了,他刚一进来就看到琳在朝他挥手叫他过去。

        “我说带土,这么重要的事怎么能迟到呢?”琳指了指手机上的时间无奈的说。

        带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我绕了个远过来的……耽误了点时间……”

        “为了去看白先生?”琳有些好奇的找了眨眼睛,看着带土有点气恼的神色紧接着有些神密的说:“等会要仔细看呐,有个惊喜等着你呢!”

        “唉?”带土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笑得高深莫测的琳微微叹了口气,把视线转向了讲台上。什么跟什么啊?带土在心中闷闷的想。

        直到讲课开始,带土看清台上带着口罩的白发男人时,才明白琳笑得含义。而后开始感叹生活的狗血。

        ——白先生?!

        不不不!应该是叫旗木卡卡西了!

        带土盯着卡卡西的脸,连卡卡西一堂课具体讲了什么都没听清。

        等到了下课,琳让带土去后台堵人。

        带土觉得有道理,机会老天都送过来了,不珍惜简直太可惜了。

        “水门老师?你也在啊?”带土跑到后台就看到和卡卡西站在一起的波风水门。

       卡卡西看到这个冒冒失失的冲过来的人微微睁大了眼睛“你在这上学?”

       突然被心上人点名的带土心脏跳漏了半拍,他点点头“嗯,你也是吗?”问完带土就觉得自己问了个傻问题,人家都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回来讲课了,能不是这个学校毕业的吗?

       卡卡西弯起眼睛笑了笑,说“是的,真想不到你也在这上学,而且还是水门老师的学生,你就是带土吧?水门老师常常和我提起你。”

     “嗯,我叫宇智波带土!美术系学油画,大三。旗木君叫我带土就好。”

        啊,卡卡西声音也好听,原来卡卡西早就知道我的名字了。

        “啊……不用叫旗木君,叫卡卡西就好。”

        “你们两个……认识?”被忽略已久的波风水门看着你一言我一语的带土和卡卡西惊讶的问。

        “认识,在公园里见过几面。”卡卡西活动了一下手腕。

        听到卡卡西说见过几面带土有点心虚的把视线撇到黑乎乎的天花板上,为了每天能看到卡卡西观察他画画又不会被当成变态,带土时常躲在各个地方观察卡卡西,偶尔还会顺手拍几张照片回家供起来——虽然这样听起来更像个变态。

        “这样啊,那带土先和卡卡西聊吧,我等会还有个会议要开。”水门指了指手腕上的表,拍了拍带土的肩膀。

        “额,好的。水门老师再见。”带土挥了挥手,送走了疾步离开的水门。

        好紧张啊!第一次和卡卡西独处!

        带土吞了口口水,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的厉害,一时之间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卡卡西看着他局促不安的样子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他看向带土“这么紧张?我长得很吓人吗?”说完把自己的脸凑近了带土几分。

        “不不不没有!”带土甚至感觉到了卡卡西温热的呼吸,他慌乱地后退了几步,退完又觉得自己傻逼,万一卡卡西觉得自己不喜欢他而疏远自己怎么办?

       “就是,一直听说你很厉害,所以所以,有点紧张哈哈哈……”带土尴尬的笑了笑。

        “啊,对了,学校附近的那个拉面店和那个丸子店还在吗?”卡卡西似乎看出了带土的局促,率先转移话题“以前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常去吃。

        “在的,而且火爆依旧,饭点的时候去根本就没位置。”带土问“卡卡西喜欢吃丸子?”

       “啊,这倒不是。”卡卡西看着带土疑问的眼神道:“那家卖的茄子和秋刀鱼也很好吃,可以试试。”

       “哦哦,我在那里吃了两年,一直以为那是个单纯的丸子店。”带土好甜口,每次到丸子店眼睛就盯着甜点动不了了,那还顾得上其他菜品。

      “为了弄之前的讲座我中饭都没吃好,现在都快四点了。陪我去吃点东西吧?我请客。”

        带土刚想说自己请客,哪有让喜欢的人请自己吃饭的道理?但话刚想说出口就被卡卡西堵住了。

      “我可是很少请别人吃东西的,机会难得就珍惜一下吧。”卡卡西笑着说。

        带土还能说什么,只能一半无奈一半雀跃地跟着卡卡西去学校附近的小食街了。

       “诶,卡卡西居然也是住在那个小区的吗?我居然从来没有在小区里看过你。”带土瞪大了眼睛,心里唾弃自己居然这么不在意身边环境。

       “啊,大概是因为我很少出门吧,更多时候都是待在家里……偶尔会去公园散散心画会儿画,所以带土没见过我很正常。”卡卡西摘下口罩,小心剃下茄子中心的肉放到嘴里。

        带土眼睛不受控制的瞟向昏暗灯光下卡卡西白皙的脸,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卡卡西的真容。那一瞬间带土想不出任何形容词来描述卡卡西的外貌,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眼前这个人实在过于好看,就不应该到外面来吃饭。

       卡卡西疑惑地看着发呆的带土 “怎么了?为什么不吃?”

       “啊?啊!”带土想赶紧撇开视线,却注意到卡卡西的嘴角的一个小黑点。

        带土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毫不嫌弃地用大拇指蹭在了“污渍”上。

      “你这里,有东西。”

        带土移开手指,却发现那个黑点仍然在卡卡西嘴角下,他愣了愣,反应过来后就看到卡卡西呆楞了的脸。

        卡卡西无奈的看了一眼带土,指着自己嘴角说:“这是痣啊,不是脏东西。”

       带土脸瞬间爆红,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抱歉!我以为……”

     “没事,别这么紧张,我不介意的。”卡卡西摆了摆手,顺手将刚上来的丸子递到了带土面前。

       “……好。”带土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一丝声音,然后机械地朝自己嘴里塞了个了丸子,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这家的丸子没有那么好吃。

       卡卡西看着带土僵硬的动作,叹了口气,阻止了带土吃第二个丸子的动作。

     “嚼都没嚼,你是想噎死在丸子店吗?”

     “而且怎么想现在害羞的那个都应该是我吧?”明明被撩得那个是他好吗?

       带土听卡卡西说完只觉得更想藏起来了。

      卡卡西: ……这么容易害羞的吗?

     “我看错了……”带土的声音闷闷的。

     “好好,看错了,先吃东西吧,等会凉了不好吃了。”

       带土低下头继续吃东西,他觉得有点尴尬,越尴尬越他觉得卡卡西在看他,总怕在卡卡西面前出洋相,吃得也格外小心。最后终于耐不住性子偏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卡卡西在专心致志的和秋刀鱼战斗,根本没看他。

        带土心里又开心有失望,告诉自己赶紧把脑子里不靠谱的想法甩出去。却没发现他低头后卡卡西投向他的视线。

       这一顿饭吃到了五点半,两个人东西没点多少,但就着茶水倒是聊了不少天。

       总的来说,带土还是很开心的。

       至少他多了解卡卡西一点,总算不是一无所知。

       更令他惊喜的是,卡卡西居然就住在他楼上,以后去找卡卡西的机会更多了!

       带土坐在床上,越想越开心,越想心里越觉得甜滋滋的。他把脸埋进被子,嘴里发出不成调的欢呼声。甚至像个孩子一样,开始在床上上蹿下跳。

       可做的再多都无法表达出心里的喜悦,他完全不克制上样的嘴角,也克制不住,他拿过手机,迫不及待的给琳发了几条消息分享自己的“战果”。

       他对琳分享自己内心的激动,希望能平息自己心中踊跃的感情,可看着琳回过来的鼓励的消息,却觉得更加开心了。

       卡卡西可真好,不仅好看人也好。

       哦,对了,以后还可以请卡卡西过来吃饭,就说是报答今天的请客!还可以去向卡卡西请教问题!或者邀请他下去一起散步或者晨练!

       光是想象就觉得生活美好的不得了。

       一开始,带土还对去找卡卡西感到忐忑,但结果卡卡西自己先找过来了,还带了糕点问他吃不吃,带土当时只庆幸自己房子并不乱,不然鬼知道会给卡卡西留下什么糟糕印象。

       现在两个人关系好了很多,自从那次卡卡西买多了点心带给他之后卡卡西就常常给他带点心,偶尔卡卡西还会带一些他自己烤的小饼干小蛋糕什么的,带土对此痛并快乐着,因为热量摄取多了就需要加倍的运动量才能消耗掉,但自从卡卡西陪他一起锻炼之后,这仅有的一丝痛苦也变成了快了。

       “啧啧。”琳看着春风满面吃着饼干的带土,忍不住说道:“你看看你现在哪有追人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被追的那个好吗?’’

      “噗——咳咳!琳你乱说什么!”带土心疼的看了一眼被自己喷出来的饼干,今天的饼干可是卡卡西自己烤的。

       “喂喂,我可没乱说啊,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啊,卡卡西可不喜欢吃甜食,我上次看他来学校还拒绝了水门老师递给他的小蛋糕呢,哪可能会买多了甜食带给你吃嘛。”明显就是专门给你买的啊傻孩子!

       琳看着迟钝的带土简直痛首心急。

       “……唔,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觉得不太可能……”带土不傻,相处快两个月了自然知道卡卡西不爱吃甜,但带土偏偏不敢多想,他怕自己想多了以后会失望。

       “自信一点!你要是实在不敢就先去试探他一下嘛,要是觉得他对你有感觉就趁热打铁一举攻下!”琳拍了拍带土的肩膀。

       “喏!你看,人家来找你……”琳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身边刮起一阵风,再往门口看过去,带土早就站在卡卡西旁边了。

       喂喂喂笑得这么开心谁不知道你喜欢他啊!控制一点!看到尾巴了!你的尾巴还在摇啊!

       琳撑着脸看着门口正在谈话聊天冒着粉红泡泡的两个人,都这样了这两个人为什么还没在一起呢?真奇怪。

      卡卡西递了一把伞给带土,还顺手揉了揉带土的头。

      琳看到带土瞬间爆红的脸无奈的扶额。

      求你们快点在一起吧!!

      卡卡西走后,带土强装镇定的走回了琳旁边。

      “啊啊啊啊啊啊琳!你看到了没!!”带土握着手里的伞陷入癫狂状态。

      “看到什么?两个还不是现充的现充秀恩爱吗?”琳一脸冷漠。

      “卡卡西说今天会下雨特意来给我送伞呜呜呜他怎么那么可爱!”

      这话你别对她说对卡卡西说啊!!!

      “话说卡卡西是怎么知道要下雨的?”琳看了一眼窗外,三月份的天空很晴,大片白色的云朵把天衬的越发蓝了“明明这么晴的天。”

       “可能是天气预报什么的?”带土不太在意地应了一句,他觉得卡卡西的脸色好像不太好。

       “唔……大概?”琳撇了撇嘴,明明她今天早上看天气预报说是晴转多云。

      “总之卡卡西对你可真好啊……还特意来送伞。”

      “诶嘿。”

      “好了别笑了,等会是灭绝师太的课,赶紧冷静一下。”

       等到了下午,带土今天正在上最后一堂课时,远处的天空突然飘来一朵雨云。

       打了下课铃,就像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大雨瞬间倾盆而下。

       教室里一阵哀嚎声,这时候拿着卡卡西送来的爱心雨伞的带土就显得格外突兀了。

       带土开心得不得了,先把琳送回去之后迫不及待地回家准备和卡卡西道谢,路上还买了份茄子和秋刀鱼准备带给卡卡西。

       “扣扣——”带土敲了敲门“卡卡西,你在吗?我来还伞了!”

        等了半天没见有人开门,带土心里正奇怪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啊,抱歉,带土……”卡卡西笑了笑“开门有点晚了,有什么事吗?”

        “额,那个,我来还伞,还有给你带了茄子和秋刀鱼。”带土看着卡卡西苍白的脸皱了皱眉“卡卡西,你身体不舒服吗?脸色怎么这么差?要不要去医院?”

       卡卡西摆了摆手表示不用,称自己是老毛病了,问带土进不进来。

       带土本来不想打扰卡卡西休息,可看卡卡西随时要倒下的样子还是留下了。

       “卡卡西,我把东西放在厨房了!你记得吃!”带土冲坐在客厅的卡卡西喊道。

       “对不起啊带土,你作为客人还要麻烦你。”卡卡西带着歉意的声音从客厅传过来。

       “没有的事,能照顾到你我很高兴。”带土倒了两杯温水,一杯送到了卡卡西手上。“不热,可以直接……”

       卡卡西没接稳杯子,被子掉到了地上,水洒了一地。

       “……”卡卡西满含歉意地对带土笑了一下,弯腰要去捡杯子,卡卡西的手刚伸出去就被带土抓住了。

       “我来吧。”带土说,伸手把杯子放到了茶几上。

       “我去拿拖把。”

       “我去,你别乱动。”带土又把卡卡西摁在了沙发上,自己去拿吸水拖把地拖干。

       “带土,其实你没必要这么做的……”卡卡西说“我自己来真的没——”

       “不想笑的时候还是别笑了吧。”带土突然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看着卡卡西有点愣神的脸接着说:“身体难受就好好呆着不要逞强了啊。”

       “你走路的时候腿都在抖……还是好好休息吧?”

       “……”卡卡西难得避开了带土的视线。

       带土了口气,卡卡西哪都好,就是脾气怎么那么倔呢?

       这么想着,直接把卡卡西拦腰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卡卡西一惊,下意识想要挣扎。

       “别乱动啊!我可不是健美先生,抱起来已经很吃力了啊。”带土有运动的习惯,身上的肌肉也不是摆着看的,但只靠臂力抱起一个成年男子还是有点吃力的“不想掉下去还是不要乱动比较好。”

       “可是,带土……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一个大男人被另一个大男人公主抱什么的,怎么想都很奇怪吧?

        “或许?但抱你我觉得挺开心的。”带土冲卡卡西笑了笑,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直球攻击。

        卡卡西被带土的危险发言说得心脏跳漏了两拍,直到被带土放到床上才缓过神来。

        “唔,卡卡西你是不是没吃中饭?”带土想起来颇为干净的厨房,他可不认为卡卡西虚的都快走不了路还能把厨房收拾好“要不我去做点东西?”

        “冰箱里似乎还有点速冻饺子。”卡卡西回道,不说还好,一说还真有点饿了。

        “行,我去煮。还要不要点别的?”

        “不用了。”

         带土点了点头,把被子给卡卡西盖好,才转身去厨房煮速冻饺子。

         卡卡西看带土走了,才忍不住捂脸,突然的直球真是太要命了。

         而另一边正在煮饺子的带土突然蹲在地上,只能看到露出来的红透的耳朵。

         刚才他都说了什么东西啊啊啊啊啊!!!

         等水烧开了,带土才从羞愤中恢复过来,他把饺子下进去,又等了好一会儿,才把饺子捞出锅,用凉水过了一遍才带着碗筷端到卡卡西床头。

        “啊——

        卡卡西看着带土用筷子送到他嘴边的饺子有点没反应过来。

        “不吃吗?”带土问。卡卡西连杯子都拿不起,拿筷子这种要技术的肯定更做不来吧?

        “诶,哦,抱歉……”卡卡西下意识的张开嘴,把饺子吃了下去。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两个人一个喂一个吃,空气静得只听得到外面的雨声。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