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木斋今天被带卡虐了吗?

废柴咸鱼,每天都是无聊的日常,想要拯救世界。
极端卡卡西吹,不要在我面前说卡不好,我会顺着网线捶你一顿。

【带卡】事与愿___? 04

【恭喜玩家带土获得“攻略卡卡西机会”x1】
【玩家带土错失“攻略卡卡西机会”x1】
【带土:呵,老子点早满了。】
  
更新了,我也快飞升了
码的比较匆忙估计错字不少
溜了溜了
 
 

10

卡卡西躺在床上,准确来讲是被那个面具男以胁迫的眼神逼到床上的。

不要问卡卡西是怎么从那样只有一个窟窿的橙色漩涡面具脸上看出胁迫来的。

卡卡西摸过床头的忍具包,面具男说里面是他昏迷前常带着的一些东西,拿给他帮助他回复记忆。

嗯——都会有什么呢?

一堆乱七八糟的武器、卷轴、绷带、伤药和一本橙色的书。

他皱了皱眉,看着这些毫无规矩的东西只觉得浑身上下难受,干脆稀里哗啦的把东西全都倒出来,却发现忍具包内侧有一个小小的护身符。

护身符不大,颜色也有些旧了,看得出做这个护身符的人倾注了很多心意,而除了边角部位的线头这个护身符几乎没有什么磨损的地方,似乎是从什么东西上拆下来然后重新把它缝在忍具包上的。

卡卡西看着这个护身符,不知怎的心里觉得很悲伤,像溺水一样呼吸不得。

这个护身符对他很重要吧?

卡卡西摸了摸护身符,突然脑海中一个面目模糊的少女像信号不稳似的电视机的闪着断断续续咝咝啦啦的电光,抬起手递给了他一个不大的布包“今天是……日子……这是我特制……是你……的礼物——”

他接着往下想,想借此翻出更多回忆,画面却瞬间一暗,冰冷的光芒不过刹那又亮起,映出了他面前神情痛苦的少女。

内心深处涌出的震惊悲痛顷刻间席卷了他浑身上下的所有细胞,他的脑袋就像被人用铁棒重击了一样开始发昏。卡卡西的右手开始颤抖,甚至连带着身体都在颤抖。

他看向自己的右手,上面流着滚烫的鲜血,血色逐渐吞噬了他的整个手臂,炽热的温度顺着他的手臂向他身上蔓延,但他却浑身发凉。

他胡乱的掀开被子,摔下了床,身上的疼痛都不记得了,手脚并用踉跄着向着门的方向跑去。

不,不要。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我没有保护好你——

我没保护好她——

我没保护好——

【卡卡西——】

谁?

【卡卡西!】

谁在叫我?

“卡卡西!醒醒!”

卡卡西脑中一震,眼前的景物逐渐回复清明,就看到巨大的面具男那张丑得过分的橙色漩涡面具。紧接着就感到肩膀上的疼痛,他仔细一看,原来是面具男的手正扣着他的肩膀,面具男用的力度之大让他感觉自己的肩胛骨要当场裂开。

“你怎么了?”他听到面具男问。

“……”卡卡西看着面具男,想着之前脑海中混乱的画面沉默了。

带土看卡卡西一言不发,也不再强问,只是把卡卡西带回了房间。

他看着床上七零八落的东西愣了愣,那里面不少是他让白绝给卡卡西重添进去的苦无手里剑,他随手把东西扫到了一边。

他就算不问,他也知道卡卡西刚在看到了什么。

之前他在下面做粥的时候,突然就眼前一花,看到了几段卡卡西的记忆。

那是卡卡西关于琳的记忆。

琳把医疗包递给卡卡西,还有……琳死在卡卡西手上。

还来不及他仔细思考,卡卡西那边传来的乒乒乓乓的声音顿时拉住了他的思绪,他猛地想起这是卡卡西的记忆,那现在卡卡西的状态……

身体先一步做出动作,他瞬身到卡卡西面前,就看到神情恍惚惊慌失措的,急于逃脱什么的卡卡西。他从来都没看到这么失态的卡卡西,心里一时不知是何种滋味。

他看到卡卡西嘴里似乎说着什么,不成调的音节磕磕绊绊的吐出来,他赶紧扣住卡卡西肩膀不让他乱动,然后喊出卡卡西的名字把卡卡西拉回现实。

带土看到卡卡西的眼睛逐渐有了焦距才松了口气,他看到卡卡西皱着的眉头才想起自己还抓着卡卡西肩膀的手,他赶紧松开手,问卡卡西怎么了。

卡卡西一言不发,带土心里叹了口气,把人带回了房间,也不知道卡卡西怎么突然会想起这段记忆。

“我……好像想起了什么……”卡卡西抓住了带土的衣袖。

“那个女孩子——她,被我杀了,她不该死——”卡卡西呆呆的说“我没有保护好她,我——”

“好了。”面具下的带土深吸一口气,脱开了卡卡西抓着自己衣袖的手,他道“你冷静一点,把你这里收拾一下。”

卡卡西看着抓空了的手愣了愣。

“好。”卡卡西说,低下了头,拿过刃具包,把带土扫到一边的刃具归类放好。

带土看卡卡西听话的收拾东西,转身正准备离开去盛粥,眼角却撇到卡卡西刃具包内测的一角。

那是个护身符。

护身符上还有琳特有的标志。

带土觉得有些讽刺。

他离开房间,盛了粥又放回到卡卡西桌边。

卡卡西已经收拾好东西把刃具包摆好放在了床头。

好奇怪,他想。

为什么会那么难过呢?

在这个面具男脱开他的手的时候。

“来喝粥。”卡卡西听到面具男喊到。

卡卡西坐到了桌子边上,用勺子小心吃了一口。

然后卡卡西的脸就变了。

“好甜!”

嘴里的味道有多甜卡卡西现在的脸色就有多苦,他赶紧灌了半杯桌子边上的水,企图把附着在味蕾上的甜味洗掉。

突如其来的惊吓把他所有的情绪都搞没了,他现在只想知道到底谁做的粥放了这么多糖?!而且还是在青菜瘦肉粥里放糖!!

什么奇怪的吃法!

内心风暴的卡卡西并没有注意到旁边面具男的僵硬。

甜?怎么可能会甜?

他不是放的盐吗?

等等,盐还真不是他放的——

他瞬身到卡卡西身边之前对旁边的白绝说:“白绝,你过来帮我放点盐。”

……

该死他为什么要让白绝这个没味觉的去放调味料?!!

啊啊啊啊啊啊该死的!!!

远处——

“小黑啊,你说我放对盐了吗?”

“管他那么多。”

“应该没错吧,带土那么喜欢吃甜,糖肯定吃得快一些,那一盒里的白色粉末最少,肯定是糖,那另外一盒就是盐了。”白绝说出自己的推测。

“有点道理。”黑绝仔细想了想,难得赞同了一回白绝那容量的极小的脑子。

“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肯定就没错了。”

“嗯。”

所以两个没有味觉的人就不要凑在一起进行自我认同啊混蛋!!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