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木斋今天被带卡虐了吗?

废柴咸鱼,每天都是无聊的日常,想要拯救世界。
极端卡卡西吹,不要在我面前说卡不好,我会顺着网线捶你一顿。

【带卡】六代目秘史 上

卡卡西生贺,感觉自己码不完了,所以就先发出来一部分

脑洞来自一个网易云热评

撞梗或是雷同纯属巧合

第一人称,转世梗,带卡成分不多

甜虐自鉴

[我这糟糕而又不断被拯救的一生] 

 
————
 

在领导批下这份文件之前,我一直都不敢相信这次拿到这个机会去观看“六代目亲本”的人居然会是我。
  
每人死后都会变成书,而在五国时代中,作为其中实力最为强大的火之国木叶村的第六代火影,死后变成的书自然是极为珍贵的史料,这样的机会对任何一位研究历史文化的人来说都不可错过。
   
我对于六代目的印象最早印象来自于我六岁那年看电视剧时的时候,那是一部讲述六代目生平的电视剧。
   
现在去网上找这部电视剧,网络上对这部剧的评分都很高,可我却从那对历史一无所知的时候起,一直觉得六代目不应该是那个样子。
  
那个电视里的六代目还差得远。
  
到底哪里差的远,至今读遍历史文献的我也说不上来,有时我也在想是否是小时候的我对于六代目想象过度了,明明电视剧中的六代目是那么强大。(尽管现在的我在读关于六代目的资料时仍然会发出这个人优秀如此的感慨。)
  
从那之后我就开始执着于六代目,甚至为了他放弃了家里长辈要我学习的金融系偷偷跑去报了历史系。
  
这也导致我差点被家里那个长辈打死。
  
万幸我还活着,这也让我能够继续去了解六代目。
  
六代目的任职时间很短暂,而六代目本人也素来神秘低调,几乎从不在外谈起自己的功绩声利,我们进能从一些当时的三战记载资料、暗部资料和六代目的几个朋友熟人那里得到一些关于六代目的信息。
  
撇开朋友熟人的评价不谈,三战记载资料和暗部资料中的六代目都让人触目惊心。
  
还是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就上了战场,见惯了生死,我几乎无法想象当时的战争有多么疯狂才会让让孩子去战场!就算六代目童年时期就一直被称为天才,在11岁时就得到了上忍资格,拥有许多成人都没有的强大实力,可是他那时候终究是个孩子,他的心里怎么可能不受战争影响而蒙上阴影?
  
特别是在那至今都是被列入考试范围的有名战役——神无呲桥战役。那次战争因为当时一些政治原因记录甚少,但谁都没办法否认那一战的关键性。
  
而这样关键的战役,竟然是由一个带队老师和三个孩子完成的!这样的事情放在这个儿童保护法完善,连打孩子屁股都为可能被告上法庭的现代看来是多么骇人惊闻的事! (我承认这个带队老师很了不起,实力强大,强大到敌人见面可以放弃任务的程度,甚至后来还成为了四代目火影,但这不是让一群孩子孩子上前线的理由。)
  
这一战除了加快了战争的结束,同时成就两个写轮眼英雄。
  
一位在这场战役中死去的没有具体姓名的宇智波,另一名就是得到这位宇智波一只眼睛的六代目——旗木卡卡西。
 
六代目具体得到写轮眼的经过历史没有明确记载,于是各种猜测学术界也是层出不穷、争论不休。
 
六代目也是从这时起闻名于四方的。
 
我在找六代目这段时期的资料时是简直快要被这些资料逼疯了,这些残忍的事情怎么就尽数发生在了六代目这样一个孩子身上?
 
在后面的资料记在中,六代目在接下来的三年内同时还经历了自己另外一个队友和老师的死亡。
 
在他朋友的叙述中,六代目一直对于两个队友死亡的事情耿耿于怀,而老师的离去也让六代目陷入了另一个低谷。
 
每每翻阅这些资料的时候,内心的压抑已经快要将我吞噬了,我都会忍不住再一次盘问历史那究竟是一个怎样混乱的时代?连六代目那样自幼聪明天才的人都过得如此坎坷,那其他人又是经历了怎样的生死离合?
  
战争啊——
 
“到了,下来吧。”带我进收藏馆的人帮我打开车门,我下了车,想他点点头以示谢意。
 
“这里戒备比较森严,不要到处乱走。”他说道,把我带了进去。
 
我进了一个不大的房间,里面只有一个软皮椅子和一个桌子还有四个摄像头。
 
收藏馆的人让我坐下,然后后面来的人抱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他们打开盒子,里面还有一层用来保护的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塑料袋子。
 
我理解他们的保护程度,如果是我根本不会愿意把六代目死后变成的书本拿出来给别人看,肯定好好保存起来日日供奉。
 
他们把书规规矩矩的放在我面前,并且递过来一份保密协议,大概就是不让我把一些东西泄露出去,我心里扯了扯嘴角,但还是爽快的签了。
 
等所有人都出去了,我才不压抑自己心里的激动之情,紧张的搓了搓手,带上了准备好的手套。哪怕只是六代目死后变成的书,也应该被以礼相待!万一我手上有什么看不见的脏东西就不好了。
 
这么想着,我郑重的拿起面前的书,却猛然发现我面前居然有两本书。我惊讶的眨了眨眼睛,仔细端详了两本书的外观。
 
两本书都简朴的要命,一本白色封面,一本黑色封面。白色那本上用淡红色的翻飞字体写着旗木卡卡西,黑色那本的封面上似乎以前写了什么,但被人用黑色的笔涂掉了,只能隐隐约约辨别出上面有些了什么人的名字,但看不清楚。
 
我望着两本被放在一起的书不知作何感想,心中莫名的酸涩一下子涌到嗓子眼,梗得喉咙发疼。突然间我眼前一花,闪着雪花的画面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快得像是我的错觉一般。我去回想刚才在画面中看到了什么,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皱了皱眉,干脆不再去想。
 
我把黑色的书先放在一边,虽然不知道这本书生前是谁,但那对现在的我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本——旗木卡卡西。
 
我抚着六代目这本不算太厚的书,近乎虔诚地翻开了第一页。
 
第一页上书
 
 
[我糟糕而又被不断拯救的一生]
 

我看着这行字愣了愣,鼻子一酸,我不明白为什么卡卡西那可以被称为辉煌传奇的一生会被他这样形容。
 
我翻到第二页,上面记载了一些幼时卡卡西对于他父亲的记忆,想来他对他的父亲很是尊重了。
 
 
[木叶xx年xx月xx日
 
今天父亲不出任务,他带我去后山训练了,还教了我两个忍术,他夸我很聪明。]
 
  
[木叶xx年xx月xx日
 
父亲很厉害,他很优秀,我以后也要成为像他一样优秀的人。]
  
 
[木叶xx年xx月xx日
 
父亲来接我回家了,真是的,出了任务刚刚回来就要去好好休息啊! 明明不来接我也是没有关系的,我早就可以自己回家了,大人都这么糊涂的吗?我一定要教训他!]
 
 
[木叶xx年xx月xx日
 
父亲今天做了秋刀鱼,很好吃。他说要教我,我才不学,明明只要父亲会做就好了,我才不要自己做呢,刨鱼肚子什么的看着就很脏。]
 
 
看起来六代目真的很憧憬他的父亲,而且也有意外的任性的时候呢,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木叶xx年xx月xx日
 
今天和我对打的那个男孩子好像是个宇智波的,感觉傻傻的,是宇智波的变种吗?
 
我去钓鱼了,父亲今天在家,让他给我做鱼吃好了。]
  
  
[木叶xx年xx月xx日
 
今天训练扭到脚了,那个傻傻的宇智波看到了,感觉他好像经常看我的样子。
 
我坐在学校门口,等父亲来接我回去,那个宇智波也一直没走,似乎想和我说话的样子。
 
于是我就先说话了。
  
“你是宇智波一族的人吗?”我问他。
 
他瞪大了眼睛,长得倒是挺可爱的。
 
“诶诶?!是的!我叫宇智波带土!”他咋咋呼呼地回答我的问题。
 
“可你一点都不像个宇智波。”我说,因为我以为宇智波都很聪明。但他是个吊车尾。
 
“我以后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宇智波的!”带土说“我还要成为下一任火影,宇智波一族第一个火影!”
 
“怎么可能?”我说“如果要当火影,那下一任一定是我父亲!我父亲特别厉害!”
 
“那我就是下下任!”宇智波带土跳脚“我也会很厉害的,比你还要厉害!也会比你父亲还要厉害!”
 
我想到宇智波带土丢手里剑的成绩,和之前对打被我打得有点凄惨的样子,就说“不可能!我不会让你比我厉害的!那你也就不能比我父亲厉害!”
 
“总有一天!”带土说。
 
“没有!”我说。
 
“有!”
 
“没有!”
 
“有!”
 
接下来我们两个越吵越凶,差点打起来。
 
但在我们两个打起来之前,我父亲到了。
 
我心想不和这个宇智波吊车尾一般见识,牵起父亲的手就要走,却忘记自己脚崴了,差点跌倒,但我父亲把我扶了起来,背在了背上。
 
父亲让我和宇智波带土告别,我不愿意,但父亲都这么说了,于是我不情不愿的和他告别了。
  
“明天见……”我说的时候却看到了宇智波带土好像有点难过。
 
“明天见。”他说,然后他就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他自己一个人回家吗?我似乎从来没看过他的父母接他的样子。
 
可他之前为什么还要留在学校呢?明明早就可以走了?
 
真是个奇怪的宇智波。]
 
 
这页记载在六代目简短的日记中算很长,我忍不住多注意了宇智波带土这个名字几眼,心中觉得有点熟悉,但终究不知道熟悉在哪。而且这个名字并没有被记载在录。
 
 
[木叶xx年xx月xx日
 
父亲说要教我通灵术。
 
“父亲,你的通灵兽是什么?”我问他,因为我还没见过父亲使用通灵兽。
 
“啊,都是些很可爱的家伙们喏。”父亲笑着说,揉了揉我的脑袋。
 
真是的,不要随便揉男孩子的脑袋啊!]
 
 
看到这我心里有点憋笑,果然无论是什么时候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啊。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又没有拒绝父亲的摸头,未免有点可爱了吧?
 
我接着看下去。
 
 
[“通灵术!”父亲结印,地上出现符咒,然后很多白眼冒了出来。

地上出现好多只比我还高的大狗,每一只都看起来特别威风。

“怎么样?他们都很厉害吧!”父亲说道。

我点点头,这一排的大狗站得整整齐齐的看着特别威风。

“我试试!”我学着之前父亲结的印,把手往地上一拍。

“呦,朔茂!你不是说今天多带几个战斗型的忍犬在儿子面前撑场子不用我出马吗?怎么突然就召唤我了?”一只沙皮狗在白烟散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咳咳!”父亲猛地咳嗽一声“干的不错啊卡卡西!第一次就成功召唤出了忍犬!”

“嗯?这是你儿子?”沙皮狗说。

“是的,怎么样?很可爱吧?”父亲对沙皮狗说。

“不要随便夸一个男孩子可爱啊!”我有点生气。这个沙皮狗刚才说什么父亲特意挑了强壮的忍犬撑场子什么……父亲也太幼稚了吧!还是小孩子吗?

“而且撑场子什么的没有必要吧?”我说,看了一眼那边正在扣造型的几只大型。

“因为卡卡西真的很可爱嘛哈哈哈哈哈——啊呀被听到了吗?”父亲的肩膀突然之间垮了下来“因为卡卡西太厉害了嘛,身为父亲总要在自己可爱的儿子面前威风一点嘛!”

“什、什么啊!”父亲绝对是个笨蛋!

“已经——已经很威风了……”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却忘记了父亲的好听力。

“诶?真的吗?原来我在卡卡西心目中是这样的吗?卡卡西在我心中也是最优秀的哦!”说完就开始笑。

啊啊啊啊什么啊父亲绝对绝对是个超级大笨蛋!]
 
 
噗!

这什么啊?笨蛋父子吗?这父子有点可爱过头了吧!我内心狂笑不止,等到平息下来后才想起朔茂这个人。

朔茂这个人在三战时期也很有名,是木叶的一员大将,最后据说是出任务死了。

关于卡卡西的父亲究竟是何人,事实上历史并没有明确记载,一些资料似乎被人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人为毁去了。

可我却想起从一篇六代目友人的文献中提到过卡卡西的父亲是自裁而死的。

这太矛盾了!

我脑子里有点乱,我拍了拍脸,赶紧把脑袋里的东西拍出去,历史当中记叙混乱是很正常的事,这或许就是记载失误了吧。

我这么想着,接着看了下去。
 
 
[木叶xx年xx月xx日

父亲出任务回来了,本来想让他给我做秋刀鱼的,但他好像很累的样子,还是算了吧。]

[木叶xx年xx月xx日

父亲好几天没出门了,我问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他不说,他以前不会这样的。]

[木叶xx年xx月xx日

父亲今天问我忍者心得,我很流利地背给他听了,当我背到“忍者一切以任务为先”时,父亲突然不让我背了,最近的父亲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木叶xx年xx月xx日

我听到有人说父亲的名字,他们不再带着尊敬的口吻,他们说父亲是废物,说父亲让村子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我和他们打了一架,一群连我都打不过的垃圾有什么资格说父亲!]

[木叶xx年xx月xx日

今天和父亲出去买东西了,周围议论纷纷的人很多,我隐约听到了很多侮辱性的词汇。我抬头看父亲的表情,但被头发的阴影挡住了我看不清,可我知道父亲现在很难过。]

[木叶xx年xx月xx日

父亲好几天没出房门了,东西也不吃。我买了秋刀鱼,想自己自己做给父亲吃。虽然出了点问题,但过程还算成功。

但父亲还是没吃,我尝了一口,鱼肚子没刨干净,苦的。

真难吃。

这样的东西还是别给父亲吃了。

我把它倒了。]

[木叶xx年xx月xx日

今天我的考试成绩拿了满分,明天父亲回来之后一定会很高兴的。希望父亲不要再颓废下去了,希望他能早点变回以前的样子。]

[木叶xx年xx月xx日

要赶紧回家,天都这么晚了。

昨天我特意把成绩单摆在了最明显的地方,父亲一定能第一眼看到。

希望父亲能高兴一点吧。

我敲了门,门没开。

我推了推门,发现门没锁。

家里好安静,明明地上摆着父亲的鞋。

我走到父亲的房间,他却躺在地上,会着凉的,怎么能这么糟蹋身体呢?果然没我就是不行啊,我想着,走到父亲身边准备叫醒他。

……

我看到了反着光的刀刃。

还有血。

很多很多。 ]


我翻页的手停顿了,这薄薄的书页太沉了。

我几乎无法再去翻下去。

我无法想象卡卡西的内心是怎样的。


[木叶xx年xx月xx日

三代爷爷来了,他抱着我说对不起。

可我不明白,明明该被说对不起的不是父亲吗?

他们说父亲为了救队友放弃了任务,让木叶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可是……救队友不对吗?为什么他们都说父亲做错了呢?就因为忍者心得要求忍者一定要以任务为先吗?

我不明白啊!

来个人告诉我啊!

来个人……告诉我啊……

父亲……告诉我啊……]


我张口,却不知道我能说什么……

因为我说的话卡卡西是听不到的。

为什么,这个时候卡卡西身边没有人呢?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呢?

告诉他,拯救了队友的你的父亲是个英雄。


[木叶xx年xx月xx日

我呆在家里,不知何时从梦中醒来。空旷的房间冰冷的没有温度。

我想,父亲也不明白吧。

队友还是任务,人情还是理性。

可是父亲选择了死亡,那就证明,父亲是错的吧?

那我……

那我是不会步上后尘的。

忍者一切以任务为先。

忍者是没有眼泪的。

忍者要——遵守规则。]


我彻底沉默了。

我不明白这样的转变是好是坏,但我明显感受到六代目亲本在他父亲后面的内容时间跨度变长了。

或许这样的日子对他,对于遵守规则的卡卡西,对于被队友忌惮讨厌的卡卡西来说,这样的日子是没有意义的吧。

我接着向下翻。


[木叶xx年xx月xx日

三代大人让我回到忍者小队。我觉他可能有点疯了。让我和一群刚从忍校毕业的人组队。

我在分班时,看到了很多熟人。

凯特别吵,还有一个人超的程度不亚于他。

宇智波带土。

那个做着火影梦的吊车尾宇智波。

分班结果出来了,我和宇智波带土,还有野原琳一组。

希望之后的生活别太糟糕。 ]

[木叶xx年xx月xx日

我常常在思考一个问题,经常迟到的宇智波带土到底是怎么成功成为忍者的。

哦,我想起来了,他以前新生报到时似乎也迟到过。

他为什么每次出门都能刚好碰上提着重物的老奶奶啊?这究竟是什么神奇体质?

于是我今天跟踪了他一天,发现他确实……很吸引老奶奶……提着重物的那种尤其多。

但这不能成为迟到的理由,如果忍者不能遵守规则的话,不就成为废物了吗?]

[木叶xx年xx月xx日

要成为火影的人怎么是这个德行?

我不用想我就知道宇智波带土一定又会迟到。

果不奇然。

好歹准时一点吧,这样的人怎么当火影啊?]

[木叶xx年xx月xx日

宇智波带土喜欢琳。

他表现得太明显了。
 
但琳似乎喜欢我。
  
……什么东西?]


真是厉害了,我心想。

鬼一样的大三角,可以说是究极可怕了。

不过这段时期六代目亲本中的内容又变得频繁起来。

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卡卡西如此嫌弃的带土,我竟然有一种羞耻感。

可能是因为我小时候也经常迟到吧。

……好吧我现在也迟到。

大概唯一一次准时就是这次来看六代目亲本了吧。

—tbc—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