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木斋-今天也被带卡虐的神志不清

废柴咸鱼,每天都是无聊的日常,想要拯救世界。
极端卡卡西吹,不要在我面前说卡不好,我会顺着网线捶你一顿。

浮浮浮浮浮浮浮沐君:

发出贫穷的呼喊


就是约头像什么的


太复杂的上色就不要找我这个垃圾了qaq


可以刀的啊,考虑考虑施舍点给孩子吧qaq

试了其他风格

几张图要26m慎点 

ooc

虽然没画出预想的风格就是了……

私心带卡tag




有时间画个配套的土?(不你没有时间)



我会说八张图都是同一张图吗?


就换了滤镜∠(ᐛ」∠)_





【带卡】河神大人一脸懵逼

傻屌脑洞,巨短小

私设有

没有逻辑,看的时候不要带脑子,因为我写的时候就没带脑子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并不好吃

轻微止鼬注意

   

   

卡卡西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事连他的恋人带土都不知道。

其实他是个河神,这算是他的被动技能。当有人的东西掉进水里,卡卡西有一定几率瞬移到那个水域成为“河神”。

这个几率大概在百万分之一左右吧,卡卡西本以为自己永远不会派上用场,然而世事难料。

前一段时间宇智波止水不小心掉到贺南川下面去了。

然后卡卡西的河神技能触发,瞬间移动把他救了。

当时刚刚出完任务回村还穿着暗部服的卡卡西一手提着金止水一手提着银止水,从崖底飞上来,笑得一脸慈善的问因为止水失足坠崖双眼通红还流着血的鼬。

“少年啊,你掉的是这个金止水,还是这个银止水?”

鼬:……???

“……卡卡西……队长?”鼬看到这个仿佛闪着某这光芒的卡卡西, 震惊到糊了一脸的血都忘记擦了。

“不,我不是。”卡卡西内心冷漠,表面还是笑得慈祥。

神的微笑,这是卡卡西作作为河神时的标准表情。

“可是……”

“不,我不是。”

鼬看着卡卡西和善的眼神选择了闭嘴。

“那么少年啊,你掉的是这个金止水,还是这个银止——”卡卡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鼬截断了。

“都不是,我掉的是正常的止水。”

鼬是个实诚孩子,实话实说。

“诚实的少年啊,为了奖励你可贵的品质,这三个止水都归你了。”卡卡西回到河底,摸上来一个黑止水,然后把金银黑三个止水都丢到了鼬身上,然后光速潜水遁走,其速度堪比某闪光的飞雷神。

“等等,这……”鼬看着自己身边的三个除了发色长得一模一样的止水一脸懵逼。

总之后来不知道经历了什么,金止水和银止水消失了,但令人震惊的是止水和鼬竟然谈起了恋爱。

十分令人摸不着头脑。

而且由此产生了在贺南川跳崖最终就能和心爱之人在一起的谣言。

这个暂且不谈,总之,在卡卡西队长极为友善的交涉下,止水和鼬表示一定誓死守住卡卡西这个秘密,绝不外泄。

卡卡西满意的点头,表示要邀请二人吃丸子但被两个人婉拒了。

   

带土总觉得最近的卡卡西有点不对劲,经常跟止水和鼬那两个混小子混在一起,鼬是卡卡西的下属,接触时间比较长就算了,那止水来凑个什么热闹。

“所以,小叔叔,你盯了我快十分钟了,丸子也快凉了,你到底想干什么?”止水把最后一口丸子塞到嘴里,看着对面面色阴沉的带土。

止水向来知道他这个小叔叔脑筋偶尔会搭错两根,对于他日常性的犯二已经见怪不怪,但这不代表他要忍受继续被这种苦大仇深的眼神继续盯下去的折磨。

“大侄子啊……”带土这语重心长的口气听得止水起鸡皮疙瘩。

带土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个橙色的面具扣到脸上。

“为什么我家卡卡西前辈最近老是跑去找你们玩,都不理阿飞了呢?是阿飞做错什么了吗?阿飞明明是个好孩子?”

止水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嗯……”止水抖了抖,“一点小事……”

“诶?什么事情阿飞不能知道嘛?”

“就……嗯,既然卡卡西前辈不告诉你肯定有他的理由吧?”止水笑眯眯地说。

“不会啦!”带土捂脸,“卡卡西前辈才不会瞒着阿飞呢!毕竟阿飞和他的关系最~好~啦~”

“啊啦!止水前辈就告诉阿飞嘛~阿飞保证不会说是你说的哦~”

“……”

止水得承认,论脸皮的抗打击能力,以及心理健康的承受能力,他比不过带土。

“或许你可以去贺南川看一看。”止水说接着说,“我只能帮你到这了,不然卡卡西前辈——”说着止水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然后带土拿着自己还没吃的丸子消失在了丸子店。

   

带土用神威瞬移到了贺南川,摘了面具的他站在悬崖边若有所思。

就自己这么跳下去似乎不太保险,要不还是先丢点什么东西下去试试水好了。

带土看了一眼手里的丸子,忍痛丢了下去。

别了,丸子,但组织会记住你的牺牲的。

丸子:妈的zz

   

卡卡西从家中再次瞬移到贺南川时内心是绝望的,他是撞了什么大运百万分之一的概率的事情会在短短一个月内发生两次。

他甚至连手里的亲热天堂都没来得及放下。

他一只手捏着金丸子一只手捏着银丸子,从贺南川崖底飞了上去。

“少年啊,请问你掉的是这个金丸子还是这个银——带土?!”卡卡西手里的金丸子和银丸子“吧唧”掉回了悬崖下面。

“你怎么会在这?!”难道是鼬和止水泄密了?

卡卡西觉得自己的雷切已经饥渴难耐。

   

尽管内心历程已经九曲十八弯,但卡卡西表面上仍挂着慈祥的笑容。

带土半天没说话,不知道是震傻了还是怎么着,但卡卡西的河神被动技能不允许此刻陷入沉默,于是卡卡西(被迫)开口道:“少年啊,你掉的是这个金丸子还是这个银丸子?”

虽然金丸子已经掉到河底了但这不妨碍卡卡西(被迫)再问一遍这个问题。

“……”

带土直勾勾的盯着笑得灿烂得几乎可以发光卡卡西,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个屁!

“我既没掉金丸子也没掉银丸子。”带土说着靠近了白发“河神”,在“河神”试图转身遁入水底前把人扛在了肩上。

卡卡西刚要挣扎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再往周围一撇已经到了家。

带土把卡卡西抵在床上,看着卡卡西难得迷茫的表情笑嘻嘻地说:

“但我掉了个河神大人,所以你要把自己赔给我才行。”

河神大人一脸懵逼,并觉得自己可能这一个月命犯宇智波。

沉迷画亲亲(❁´3`❁)

就快考试了我竟然还在摸鱼<。)#)))≦

【带卡】一个神奇的故事 10

担任六火后的卡一天回家后发现自己的卧室里多了一只在地下洞穴手脚还没长好的土。


然后过上了带儿子的生活(不)


cp不是六火和仔土


小学生写文


ooc


he

——

堍:有活力也好,珍惜同伴也好,想要成为火影也好,明明都是我先来的,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啊!

 

鸣人:啊?

——

 

10

       在卡卡西的想象中,带土和鸣人应该是能够相处的不错的,而且在四战时,也是鸣人把带土拉回了正轨,所以卡卡西现在怎么都想不明白这幅带土和鸣人对持的情景发生的原因。

       尽管小樱有试图拉开二人缓和矛盾,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二人不一会又能吵起来,以至最后小樱选择放弃开始喝茶。至于佐助从始至终都处于看戏状态——出于对某人之前恶劣的小心思的报复。

        所以卡卡西成为了悲惨的中间调和人。

        一黑一蓝两双眼睛盯着你,湿漉漉的还带点委屈和愤怒,并且还态度坚决地要你在他们中间选一个。

        要不是这两个人都是男人,而且其中一个是自己的学生,另一个则是自己多年不见的小学同学,卡卡西可能会觉得自己正身处与某种惨烈的白学狗血修罗场。

      《亲热天堂》十几年前都不这么写了好吗?

       最后卡卡西为了缓和这惨烈的自己学生与自己小学同学之间的惨烈修罗场,选择把带土带去一起做饭。

       “说真的,带土,我一直以为你会和鸣人处的很来。”卡卡西说着,从墙上的挂钩取下了围裙系在了腰上,“你们之前相处得也还算不错……大概?”

       “人总是会变得,谁知道我长大以后在想什么?” 带土靠在包了软皮的椅子上,左脚露在外面脚晃来晃去,偶尔还会踢到离得不远的卡卡西的小腿,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卡卡西倒是不在意这个,完全没有回避带土勉强能称作攻击的“攻击”。

       “好吧,你说得对。”

       卡卡西弯腰从袋子里拿出食材,清洗好后放到案板上开始切丝,“那带土讨厌鸣人吗?”

        “讨厌?……也不是讨厌……”带土看着卡卡西的切菜的背影,低下了头。

        “是吗。”

        带土看不到卡卡西的表情,无法猜测卡卡西此时的心情,也不知道卡卡西到底相不相信他说的话。

        但他真的不讨厌鸣人。

        卡卡西会不会因为我和鸣人吵架生气?毕竟鸣人是他的学生,而且还是老师的孩子,卡卡西和鸣人之间关系肯定很好,之前自己说卡卡西的时候鸣人也在很积极的维护卡卡西这个家伙……而他,和卡卡西阔别多年,一个未来要毁灭世界的战犯的自己……逼着卡卡西在他们之间做选择,会不会太不自量力了?

        “鸣人是个好孩子,虽然看起来冒冒失失咋咋呼呼的,但其实很可靠……”说到这卡卡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带土听到他闷笑一声,很轻、也很温柔,带土甚至可以想象卡卡西此时微弯的眉眼,“嘛,这倒是和老师完全不一样,和玖辛奈师母也不大像……也不知道是和谁像……”

       卡卡西说:“而且啊,鸣人很有活力,很珍惜同伴,以火影为目标……”和你很像。

        老是鸣人鸣人的……

        带土撇了撇嘴,明明我也挺有活力,也很珍惜同伴,还以火影为目标,咋不见你以前对我这么好?

        “而且小时候和你一样都是吊车尾。”卡卡西想了想还回头补充了一句。

        “……喂!”

        “哈哈哈。”卡卡西开玩笑时手上处理食材的动作没有停下,他抬起手挽了个花里胡哨一看就没什么实战价值的刀花,银色的光快速从带土的眼睛里晃过。

        带土第一次发现卡卡西的手其实挺白的,而且还很细。

        “你别看他们三个现在挺消停的,以前这几个可能闹腾了。尤其鸣人佐助,从小不对付,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十天打一架,不过现在关系倒是还不错。对了,这话你别当着他们面说,他们会当场炸毛给你看。”

        带土点点头,然后突然想到卡卡西背对着他看不到他的动作,又嗯了一声算作回应。

       “那两个家伙打起来能制住的的大概就只有小樱了吧……小樱……嗯……”

        带土看到卡卡西似乎抖了抖。

       “总之,为了你的生命安全着想,你记住,千万千万不要惹小樱生气……”

        “你的亲身教训?”

        “留点面子,带土。”

        “也不见你以前给我留点面子。”

        “……”

        卡卡西的手一顿,“我第一次知道你这么小心眼。”

        “对,我可记仇了。”带土说,“我就等着哪天能打你一顿呢。”

         “……嘛,打确实打了……”

         “是吧,说打就打,绝不含糊。”带土说完还挥了挥自己的拳头。

         “不过你说那场算我赢?”

         “……那一定是我让着你!”

         “对对,你让着我。”

         “……你能别敷衍的这么敷衍吗?”

         “哪有?”卡卡西抬高了语气,“我多认真。”

        “敷衍的认真?”带土盯着系在卡卡西后腰上的围裙,蝴蝶结的两条围裙带子跟着卡卡西切菜的动作晃来晃去。

        “是认真的认真,对了,带土,关于我的眼睛……”卡卡西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身后的围裙带子一松。

       “……带土,你在干什么……?”卡卡西回头就看到带土还没来得收回去的手。

       “没干嘛。”带土装傻。

       卡卡西撇了带土一眼,背过双手,灵活地重新在后腰上打了个结,“带土,我的眼睛又……”

       “嗯。”带土应了一声,看着卡卡西身后的蝴蝶结伸出了他罪恶的手。

       “我的眼睛又变回写轮……宇智波带土你无不无聊?”卡卡西拍了一下带土扯完蝴蝶结刚要收回去的爪子。

        “不无聊。”带土不仅觉得不无聊还觉得挺好玩的。

        “谁让你那个带子晃来晃去的,我也控制不住我自己啊。”说这话的时候带土还满脸无辜,一副不怪我全都是你那个围裙的错的表情。

        ……这家伙是猫吗,看到动的东西就想抓?

       “别再扯了。”卡卡西再次系好围裙,背过身做菜。

        你让我不扯我就不扯我岂不是很没面子,这么想着带土再一次伸出了自己的爪子。

       结果还没碰到边就被卡卡西抓住了。

       “带土啊,我刚说什么来着?”卡卡西笑眯眯地问。

       “啊?”带土继续装傻。

       “今天的红豆大福没了。”卡卡西也不生气,笑着说了一句。

       “等等!红豆大福不是你之前早就答应了我的吗!”带土对卡卡西以此做威胁的无耻行为表示震惊。

       “嗯?有这么回事?反正你还没吃到,我现在拿去丢掉也是可以的吧?或者拿出去给我几个可爱的学生……”

        “保证不会再扯了!”

        带土正襟危坐,神情严肃,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开五影会议。

        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tbc—

古早时期的摸鱼

还有最近的摸鱼

>https://shimo.im/docs/m18smxizStwcLCE3/

不知道为什么被屏蔽,明明什么都没有

气死我了

魔幻上色(。)

有什么带卡长篇完结大刀推荐吗

(是的我知道有而且估计还很多)

被自己的日推歌单虐死

想找点更虐的缓和心情(???)

虐爽了我就不会为我的歌单感到痛苦了(危险发言)

「别哭了……」

草稿(加了滤镜版)

希望能画完

【带卡】一个神奇的故事 9

担任六火后的卡一天回家后发现自己的卧室里多了一只在地下洞穴手脚还没长好的土。

然后过上了带儿子的生活(不)

cp不是六火和仔土

小学生写文

ooc

he

——

我忘了说,这篇文里的卡是个

         直男

对,宇直那种

里面的鸣佐二人也没有分别结婚恋爱,目前都是空窗期

七班之间更趋向于真●友谊

——

09

        六代目今天早早就下了班,买完菜回家路上正碰到了往卡卡西家来的七班成员。

       “呦,来这么早啊。”卡卡西把手里提着的一部分食材递给伸过手的鸣人。

       “机会很难得啊我说!当然要早点来了!”鸣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卡卡西的错觉,他甚至觉得鸣人眼睛里闪着bulingbuling的光。

       卡卡西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有这么开心吗?万一老师我做饭很难吃岂不白高兴一场?”

       “我听佐助说了,老师做饭很不错啊我说!完全想不到啊,我一直以为卡卡西三三会是那种——”

       “生活废柴吗?”卡卡西无奈地拿出钥匙开了门,“我好歹一个人生活了这么久,会做饭才是正常的吧?毕竟谁都不想顿顿吃兵粮丸吧?”

       “因为完全想象不出卡卡西三三围着围裙做饭的样子啊。”小樱吐槽道,“因为三三你平时看着就不像这样的人啊,怎么想都觉得你会做饭很ooc啊!”

       “喂喂,我平时到底在你们心里是什么形象啊?”卡卡西有点无语,回头就发现自己三个学生都用一种“你说呢?”的眼神看着自己。

        卡卡西:……他是不是该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了?

        “而且就算不好吃也没关系啊我说!这可是难得的能看到卡卡西老师真——唔!咦吚吚呜呜#@%+↓◊&……”鸣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佐助小樱一起捂嘴拖走,“啊啊啊闷死了,你们两个干嘛啊我说!”

        “闭嘴吊车尾的!”佐助感觉自己的被鸣人刺激的青筋在跳。

       “呦西!那等会我就来帮卡卡西三三打下手吧!”小樱撸了撸不存在的袖子,斗志满满,同时也意图转移卡卡西的注意力。

        好不容易挣脱开二人的钳制的鸣人听到小樱这话顿时一个机灵,开始在小樱身后疯狂给卡卡西打手势,用他丰富的肢体语言表达出对小樱这个提议的恐惧和害怕,用它十分真诚的眼神向自己可亲可爱的老师诉说着自己的弱小和无助,就连旁边素来以高冷著称的佐助也目露惊恐地看向卡卡西。

        佐助记得自己有一次回村后受到了小樱亲手制作的十全大补兵粮丸,说让他带在路上吃,上路后被水月看到了,水月好奇拿起来吃了一口当场化成了水,不省人事了三四个小时。

        佐助虽然没有亲口尝试过小樱制作的兵粮丸,但这不妨碍他对此产生畏惧。

       卡卡西已经不记得自己这两个可以日天日地的学生上一次向自己如此急迫的求助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他眨了眨眼睛,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恶劣的小念头来。

       “果然还是小樱最好了,最懂体谅老师的辛苦。”卡卡西笑眯眯地摸了摸斗志满满的小樱的头,余光瞥向自己另外两个脸上逐渐爬上惊慌和绝望的学生。

        “麻烦小樱了……”卡卡西故意顿了顿。

        鸣人和佐助已经面如死灰,仿佛生活失去了希望。

        卡卡西心里好笑地看着他们,把自己没说完的半截话说了出来,“嘛,不过这次你们可是客人,怎么好意思让小樱动手呢?还是我自己来好了,而且带土那边还需要你帮忙看看。”

        “好啦好啦,先进来吧。”卡卡西推开门,把自己的三个学生都推进了门,“随便坐啊,老师我去泡点茶。”

        鸣人坐在沙发上松了一口气,心里庆幸不用吃小樱做的料理。

        佐助:呵,卡卡西绝对是在逗我们玩。

        不多时,卡卡西端正三杯茶摆到了自己的三个学生面前,“不是什么好茶将就喝,时间匆忙来不及沏了。我上去看下带土把人带下来。”

        小樱看了眼杯子里的茶叶,隐约记得这茶是茶之国之前送过来的上好的茶叶,外面可以说是千金难求。

        小樱:败家老师!

        鸣人和佐助倒是没什么反应,拿起来吹凉直接开始喝,看得小樱一个人在旁边痛心疾首。

        小樱:败家同期!

        

        卡卡西上了楼,推开了卧室门,看到带土正在翻书,看的还挺认真。

        真难得,一个在课上睡觉已经成常态的人竟然会看书看得如此认真。

        带土手里拿的是本游记,里面记述了许多风土人情和一些地方故事,卡卡西已经对里面的内容没什么印象了。

        “带土。”卡卡西把带土从唤回神,“我带你下楼,等会吃饭在下面一起吃。”

        “啊?可我这个样子怎么下去啊?”带土的手指了指自己不能行动的半边身体。

        “我抱你下去啊。”卡卡西说得无比自然,他本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哦好,等等……抱?我不要!”话说完带土又补充了一句,“感觉好奇怪!”

        带土情绪异常激动,他想象了一下自己被卡卡西抱在怀里的画面就一阵恶寒,那场景实在是太诡异了。

        卡卡西狐疑地看着带土,说:“哪奇怪了?你不能行动我把你抱下去很奇怪吗?”

        “不不不,不是这个问题!”带土说道,“为什么一定要是抱下去?背下去不行吗?”

        “你少了半边身体我不好背,怎么想都是抱好一些吧?”卡卡西说着走到带土边上,扶起带土的后背和腿,把人撑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不要你等等——”为什么是公主——

       带土还没喊完,身体就被转了圈,带土被卡卡西以一种抱四岁小孩的方式抱了起来。

        ……抱……啊……  

        为什么你会以公主抱的起手式然后却用了抱小孩的手法啊!!还有这样被抱下去也太丢人了吧!!

        这种感觉就像你本以为对面会来个火遁,结果半道变成了水遁给你来了个透心凉。

        “你这是在别扭什么啊?”卡卡西看着一顿乱动十分不安分的带土有点无语,“只是抱你下去而已,又不是要你和我结婚,你情绪这么激动干什么?”

        “不是——那个,你、我……”带土咬咬牙,觉得自己和卡卡西这事儿解释不通,干脆一闭眼开始装死。

       卡卡西:……?

       直到晚上送走七班后,卡卡西重新把带土抱回卧室之后无意间撇了一眼摊在床上的游记里的内容。

      「……xx族除了特殊原因,从不会主动去要求拥抱别人,如果xx族的人在平时向别人请求拥抱,这样的行为是求爱的行为,要是对方也没有做出反抗的行为就等同于接受求爱,二人就可以在族长的祝福下结为夫妻……」  

        卡卡西:……感情还真是结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