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木斋今天被带卡虐了吗?

废柴咸鱼,每天都是无聊的日常,想要拯救世界。

【带卡】六代目秘史 中(1)

卡文了(别问我为什么一个短篇还会卡qaq)
神无呲桥那里卡的心理描写太难了……我写不出qaq
感觉自己写得太繁琐拖沓了……但加快进度又怕整个文崩了qaq
按照这个鬼进度什么时候能写完啊qaq
上在合集里,直接翻就能找到
 
  
 
[木叶xx年xx月xx日

今天水门班去拍照了,宇智波带土又迟到了。

我说了他几句就被气得跳脚了,眼睛变得红红的,这人除了吊车尾之外还是个哭包。

琳说要我们和睦相处,我觉得这不仅难为我,同时也难为了带土。

两个互看不顺眼的家伙怎么可能和睦相处?

我说琳太惯着带土了,琳也只是温柔的笑笑。

老实讲我很理解为什么宇智波带土会如此喜欢琳,没有人会不喜欢温柔可爱的人。]

[木叶xx年xx月xx日

我今天去找带土的时候,看到宇智波带土正在偷亲琳的照片,表情有点猥琐。

他看到我立刻把照片收起来了,一脸羞愤。

他威胁我不许把这件事说出去。

事实上我就算说出去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但我并不是那种喜欢嚼舌根的人。

而且我觉得带土和琳也挺配的。

琳会喜欢我,大概就是一种对未知的向往吧,时间久了就会淡了。

毕竟我这种人

也没什么好喜欢的。]

[木叶xx年xx月xx日

我今天答应给水门老师做饭吃。

事实上是水门老师为了让我正常吃饭每周来进行的例行检查。

水门老师是个很温柔的人,就是有时候过于天然了。

从此刻他把琳和带土都领来我家吃饭就可以看出来了。

我有点无语,问他为什么把他们带来了。

我可没做那么多饭啊。

宇智波带土一听以为我在嫌弃他,瞬间炸毛,我懒得理他,问琳可以吃多少饭。

我转头看向带土,问他能吃多少。

他超级夸张的拒绝了我。

说他宇智波带土大爷从不食嗟来之食。

我翻个白眼,转身进了厨房。

我多做了两道菜,但米饭比较麻烦,没那么多时间做新的了。

我突然想起来冰箱似乎还有点剩饭,如果我吃剩饭的话,锅里的那些饭应该够他们吃的吧。毕竟我每次都会多煲一点留着明天吃,今天要不是水门老师来我可能就吃剩饭凑合了。

我打开冰箱,果不其然发现了些剩饭。我把它端出来,加热盛到自己碗里。再把电饭煲里的饭装好分成了三分给他们。

我端了自己的碗和他们三个人的碗过去,就看到带土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我瞥他一眼没管他。

我让他去洗手准备吃饭,自己去客厅叫水门老师和琳来吃饭。

我吃饭的时候隐约察觉有点不对,这饭的口感哪像在冰箱里放过的剩饭?明明就是新煮出来的。我用筷子剥开米饭,没有看到碗壁上的一条裂缝,我明明记得那个有裂缝的碗是摆在我自己的位子上的。

我瞟了一眼带土的碗,结果看到碗壁上的那条裂缝。

所以他为什么要换我们两个的碗,他看到我盛的剩饭了?可他也没理由要换我们两个的饭啊?难道我碗里的东西比较好吃?

真是不理解他在想什么。

但总是觉得——很温暖。]

我看着往后的内容,能察觉到卡卡西对宇智波带土的改观,然而卡卡西表现得实在不明显。以至于二人关系依旧恶劣。

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卡卡西并不算是个直白的孩子,甚至可以说是别扭了。

我看到现在较为平稳的日常生活,却总是忍不住想起以后,想起卡卡西成名的那场战役。

那场让他成为“写轮眼卡卡西”的战役。

宇智波带土和卡卡西同队,我百分之八十确定了卡卡西的写轮眼来自于这个有一点非常规的宇智波。

而我想要得到答案,是否会得到想要的呢?关于旗木卡卡西究竟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对于他的执着究竟从何而起?

我不停的往后翻阅着,没多久,我就看到一个关键词。

炸毁神无呲桥。

我明白接下来的内容能够揭开我的问题的冰山一角,可真到这个时候我却又犹豫了。

我怕卡卡西和我想的不一样,但也怕他和我想的一样。

我深吸一口气,翻开了下一页。

然而我却发现,这比我想象中最糟糕的情况还要糟糕。

[木叶xx年xx月xx日

今天去执行炸毁神无呲桥的任务,带土又迟了。

今天也是我升上上忍的日子,水门老师和琳给我准备了礼物,我知道带土肯定没给我准备礼物,但还是故意向他伸出了手。]

[木叶xx年xx月xx日

我尝试了一下新术,但还要改进。

今天要跟水门老师分开行动了,因为我作为上忍已经有资格带小队出任务了。

和水门老师分开前,我听到带土管我叫了声队长,我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我们遇到了埋伏,琳被抓走了。

我要求先完成任务再去救琳,我知道带土肯定会要求去救琳,于是我分析了很多琳不会被杀死的理由,希望能说服带土。

他说那是我的一厢情愿。

我说不能完成任务的人是废物,不配成为忍者,多余的东西都没有必要。

带土很生气,他打了我。

我没有还手。

他背过身去,对我说道

“我认为白牙是真正的英雄。”

我不可置信他说了什么,仍处于一种呆愣状态。

“不遵守规则的人是废物,但不珍惜同伴的人是废物中的废物!”

他说完就去找琳了,我也转身离开了原处。

带土的话却始终在我脑海中盘旋。

我认为白牙是真正的英雄。

不遵守规则的人是废物,但不珍惜同班的人是废物中的废物。

这两句话就像刀子一样,慢慢钻进我的内心。

拯救了同伴的父亲是真正的英雄吗?

我认为白牙是真正的英雄。

父亲,你是否又是这么想的?

不遵守规则的人是废物,但不珍惜同伴的人是废物中的废物。

我是不是,真的走错了呢?

我下了脚步。

父亲,我会去弄明白……你究竟是否是对的。]

我深吸一口,思考这个时候宇智波带土说出这一番话真的好吗?

虽然他让卡卡西正视了眼前的路,不再逃避过去父亲的死。

可是啊……在那之后的宇智波带土的死亡,又对卡卡西造成了怎样的痛楚呢?

我的手不自觉的压揉着这一页纸的边角,想要翻到下一页却又合上,指尖在纸页上敲出不算清脆的哒哒声。

我突然觉得这一行似乎不算好事了。

终于,我继续读了下去。

我了解到了卡卡西失去左眼的经过,也看到了宇智波带土开眼的那一刻,心里不由唏嘘造化弄人。

—tbc—

【带卡】事与愿___? 04

【恭喜玩家带土获得“攻略卡卡西机会”x1】
【玩家带土错失“攻略卡卡西机会”x1】
【带土:呵,老子点早满了。】
  
更新了,我也快飞升了
码的比较匆忙估计错字不少
溜了溜了
 
 

10

卡卡西躺在床上,准确来讲是被那个面具男以胁迫的眼神逼到床上的。

不要问卡卡西是怎么从那样只有一个窟窿的橙色漩涡面具脸上看出胁迫来的。

卡卡西摸过床头的忍具包,面具男说里面是他昏迷前常带着的一些东西,拿给他帮助他回复记忆。

嗯——都会有什么呢?

一堆乱七八糟的武器、卷轴、绷带、伤药和一本橙色的书。

他皱了皱眉,看着这些毫无规矩的东西只觉得浑身上下难受,干脆稀里哗啦的把东西全都倒出来,却发现忍具包内侧有一个小小的护身符。

护身符不大,颜色也有些旧了,看得出做这个护身符的人倾注了很多心意,而除了边角部位的线头这个护身符几乎没有什么磨损的地方,似乎是从什么东西上拆下来然后重新把它缝在忍具包上的。

卡卡西看着这个护身符,不知怎的心里觉得很悲伤,像溺水一样呼吸不得。

这个护身符对他很重要吧?

卡卡西摸了摸护身符,突然脑海中一个面目模糊的少女像信号不稳似的电视机的闪着断断续续咝咝啦啦的电光,抬起手递给了他一个不大的布包“今天是……日子……这是我特制……是你……的礼物——”

他接着往下想,想借此翻出更多回忆,画面却瞬间一暗,冰冷的光芒不过刹那又亮起,映出了他面前神情痛苦的少女。

内心深处涌出的震惊悲痛顷刻间席卷了他浑身上下的所有细胞,他的脑袋就像被人用铁棒重击了一样开始发昏。卡卡西的右手开始颤抖,甚至连带着身体都在颤抖。

他看向自己的右手,上面流着滚烫的鲜血,血色逐渐吞噬了他的整个手臂,炽热的温度顺着他的手臂向他身上蔓延,但他却浑身发凉。

他胡乱的掀开被子,摔下了床,身上的疼痛都不记得了,手脚并用踉跄着向着门的方向跑去。

不,不要。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我没有保护好你——

我没保护好她——

我没保护好——

【卡卡西——】

谁?

【卡卡西!】

谁在叫我?

“卡卡西!醒醒!”

卡卡西脑中一震,眼前的景物逐渐回复清明,就看到巨大的面具男那张丑得过分的橙色漩涡面具。紧接着就感到肩膀上的疼痛,他仔细一看,原来是面具男的手正扣着他的肩膀,面具男用的力度之大让他感觉自己的肩胛骨要当场裂开。

“你怎么了?”他听到面具男问。

“……”卡卡西看着面具男,想着之前脑海中混乱的画面沉默了。

带土看卡卡西一言不发,也不再强问,只是把卡卡西带回了房间。

他看着床上七零八落的东西愣了愣,那里面不少是他让白绝给卡卡西重添进去的苦无手里剑,他随手把东西扫到了一边。

他就算不问,他也知道卡卡西刚在看到了什么。

之前他在下面做粥的时候,突然就眼前一花,看到了几段卡卡西的记忆。

那是卡卡西关于琳的记忆。

琳把医疗包递给卡卡西,还有……琳死在卡卡西手上。

还来不及他仔细思考,卡卡西那边传来的乒乒乓乓的声音顿时拉住了他的思绪,他猛地想起这是卡卡西的记忆,那现在卡卡西的状态……

身体先一步做出动作,他瞬身到卡卡西面前,就看到神情恍惚惊慌失措的,急于逃脱什么的卡卡西。他从来都没看到这么失态的卡卡西,心里一时不知是何种滋味。

他看到卡卡西嘴里似乎说着什么,不成调的音节磕磕绊绊的吐出来,他赶紧扣住卡卡西肩膀不让他乱动,然后喊出卡卡西的名字把卡卡西拉回现实。

带土看到卡卡西的眼睛逐渐有了焦距才松了口气,他看到卡卡西皱着的眉头才想起自己还抓着卡卡西肩膀的手,他赶紧松开手,问卡卡西怎么了。

卡卡西一言不发,带土心里叹了口气,把人带回了房间,也不知道卡卡西怎么突然会想起这段记忆。

“我……好像想起了什么……”卡卡西抓住了带土的衣袖。

“那个女孩子——她,被我杀了,她不该死——”卡卡西呆呆的说“我没有保护好她,我——”

“好了。”面具下的带土深吸一口气,脱开了卡卡西抓着自己衣袖的手,他道“你冷静一点,把你这里收拾一下。”

卡卡西看着抓空了的手愣了愣。

“好。”卡卡西说,低下了头,拿过刃具包,把带土扫到一边的刃具归类放好。

带土看卡卡西听话的收拾东西,转身正准备离开去盛粥,眼角却撇到卡卡西刃具包内测的一角。

那是个护身符。

护身符上还有琳特有的标志。

带土觉得有些讽刺。

他离开房间,盛了粥又放回到卡卡西桌边。

卡卡西已经收拾好东西把刃具包摆好放在了床头。

好奇怪,他想。

为什么会那么难过呢?

在这个面具男脱开他的手的时候。

“来喝粥。”卡卡西听到面具男喊到。

卡卡西坐到了桌子边上,用勺子小心吃了一口。

然后卡卡西的脸就变了。

“好甜!”

嘴里的味道有多甜卡卡西现在的脸色就有多苦,他赶紧灌了半杯桌子边上的水,企图把附着在味蕾上的甜味洗掉。

突如其来的惊吓把他所有的情绪都搞没了,他现在只想知道到底谁做的粥放了这么多糖?!而且还是在青菜瘦肉粥里放糖!!

什么奇怪的吃法!

内心风暴的卡卡西并没有注意到旁边面具男的僵硬。

甜?怎么可能会甜?

他不是放的盐吗?

等等,盐还真不是他放的——

他瞬身到卡卡西身边之前对旁边的白绝说:“白绝,你过来帮我放点盐。”

……

该死他为什么要让白绝这个没味觉的去放调味料?!!

啊啊啊啊啊啊该死的!!!

远处——

“小黑啊,你说我放对盐了吗?”

“管他那么多。”

“应该没错吧,带土那么喜欢吃甜,糖肯定吃得快一些,那一盒里的白色粉末最少,肯定是糖,那另外一盒就是盐了。”白绝说出自己的推测。

“有点道理。”黑绝仔细想了想,难得赞同了一回白绝那容量的极小的脑子。

“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肯定就没错了。”

“嗯。”

所以两个没有味觉的人就不要凑在一起进行自我认同啊混蛋!!

我改的傻屌表情包
表情包在QQ拿的,侵删
最后一张慎点(对,皮那一下我很开心)

最近一直在想卡卡西要是是个女孩子会怎样
卡卡西如果是个女孩子一个是个D杯细腰翘臀真高一米七的酷girl
又酷又可爱又高又漂亮又傲娇又高冷的白毛长发小姐姐你们木叶村谁不喜欢嘛qvq
我爱性转我不管^q^

从监狱出来了ᕕ(ᐛ)ᕗ
明天开始码字
感觉自己好丧啊qmq

我蒙了,我哪个图被屏蔽了?
我的小黄图都是很古早的了为什么会突然被删?

【带卡】六代目秘史 上

卡卡西生贺,感觉自己码不完了,所以就先发出来一部分

脑洞来自一个网易云热评

撞梗或是雷同纯属巧合

第一人称,转世梗,带卡成分不多

甜虐自鉴

[我这糟糕而又不断被拯救的一生] 

 
————
 

在领导批下这份文件之前,我一直都不敢相信这次拿到这个机会去观看“六代目亲本”的人居然会是我。
  
每人死后都会变成书,而在五国时代中,作为其中实力最为强大的火之国木叶村的第六代火影,死后变成的书自然是极为珍贵的史料,这样的机会对任何一位研究历史文化的人来说都不可错过。
   
我对于六代目的印象最早印象来自于我六岁那年看电视剧时的时候,那是一部讲述六代目生平的电视剧。
   
现在去网上找这部电视剧,网络上对这部剧的评分都很高,可我却从那对历史一无所知的时候起,一直觉得六代目不应该是那个样子。
  
那个电视里的六代目还差得远。
  
到底哪里差的远,至今读遍历史文献的我也说不上来,有时我也在想是否是小时候的我对于六代目想象过度了,明明电视剧中的六代目是那么强大。(尽管现在的我在读关于六代目的资料时仍然会发出这个人优秀如此的感慨。)
  
从那之后我就开始执着于六代目,甚至为了他放弃了家里长辈要我学习的金融系偷偷跑去报了历史系。
  
这也导致我差点被家里那个长辈打死。
  
万幸我还活着,这也让我能够继续去了解六代目。
  
六代目的任职时间很短暂,而六代目本人也素来神秘低调,几乎从不在外谈起自己的功绩声利,我们进能从一些当时的三战记载资料、暗部资料和六代目的几个朋友熟人那里得到一些关于六代目的信息。
  
撇开朋友熟人的评价不谈,三战记载资料和暗部资料中的六代目都让人触目惊心。
  
还是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就上了战场,见惯了生死,我几乎无法想象当时的战争有多么疯狂才会让让孩子去战场!就算六代目童年时期就一直被称为天才,在11岁时就得到了上忍资格,拥有许多成人都没有的强大实力,可是他那时候终究是个孩子,他的心里怎么可能不受战争影响而蒙上阴影?
  
特别是在那至今都是被列入考试范围的有名战役——神无呲桥战役。那次战争因为当时一些政治原因记录甚少,但谁都没办法否认那一战的关键性。
  
而这样关键的战役,竟然是由一个带队老师和三个孩子完成的!这样的事情放在这个儿童保护法完善,连打孩子屁股都为可能被告上法庭的现代看来是多么骇人惊闻的事! (我承认这个带队老师很了不起,实力强大,强大到敌人见面可以放弃任务的程度,甚至后来还成为了四代目火影,但这不是让一群孩子孩子上前线的理由。)
  
这一战除了加快了战争的结束,同时成就两个写轮眼英雄。
  
一位在这场战役中死去的没有具体姓名的宇智波,另一名就是得到这位宇智波一只眼睛的六代目——旗木卡卡西。
 
六代目具体得到写轮眼的经过历史没有明确记载,于是各种猜测学术界也是层出不穷、争论不休。
 
六代目也是从这时起闻名于四方的。
 
我在找六代目这段时期的资料时是简直快要被这些资料逼疯了,这些残忍的事情怎么就尽数发生在了六代目这样一个孩子身上?
 
在后面的资料记在中,六代目在接下来的三年内同时还经历了自己另外一个队友和老师的死亡。
 
在他朋友的叙述中,六代目一直对于两个队友死亡的事情耿耿于怀,而老师的离去也让六代目陷入了另一个低谷。
 
每每翻阅这些资料的时候,内心的压抑已经快要将我吞噬了,我都会忍不住再一次盘问历史那究竟是一个怎样混乱的时代?连六代目那样自幼聪明天才的人都过得如此坎坷,那其他人又是经历了怎样的生死离合?
  
战争啊——
 
“到了,下来吧。”带我进收藏馆的人帮我打开车门,我下了车,想他点点头以示谢意。
 
“这里戒备比较森严,不要到处乱走。”他说道,把我带了进去。
 
我进了一个不大的房间,里面只有一个软皮椅子和一个桌子还有四个摄像头。
 
收藏馆的人让我坐下,然后后面来的人抱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他们打开盒子,里面还有一层用来保护的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塑料袋子。
 
我理解他们的保护程度,如果是我根本不会愿意把六代目死后变成的书本拿出来给别人看,肯定好好保存起来日日供奉。
 
他们把书规规矩矩的放在我面前,并且递过来一份保密协议,大概就是不让我把一些东西泄露出去,我心里扯了扯嘴角,但还是爽快的签了。
 
等所有人都出去了,我才不压抑自己心里的激动之情,紧张的搓了搓手,带上了准备好的手套。哪怕只是六代目死后变成的书,也应该被以礼相待!万一我手上有什么看不见的脏东西就不好了。
 
这么想着,我郑重的拿起面前的书,却猛然发现我面前居然有两本书。我惊讶的眨了眨眼睛,仔细端详了两本书的外观。
 
两本书都简朴的要命,一本白色封面,一本黑色封面。白色那本上用淡红色的翻飞字体写着旗木卡卡西,黑色那本的封面上似乎以前写了什么,但被人用黑色的笔涂掉了,只能隐隐约约辨别出上面有些了什么人的名字,但看不清楚。
 
我望着两本被放在一起的书不知作何感想,心中莫名的酸涩一下子涌到嗓子眼,梗得喉咙发疼。突然间我眼前一花,闪着雪花的画面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快得像是我的错觉一般。我去回想刚才在画面中看到了什么,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皱了皱眉,干脆不再去想。
 
我把黑色的书先放在一边,虽然不知道这本书生前是谁,但那对现在的我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本——旗木卡卡西。
 
我抚着六代目这本不算太厚的书,近乎虔诚地翻开了第一页。
 
第一页上书
 
 
[我糟糕而又被不断拯救的一生]
 

我看着这行字愣了愣,鼻子一酸,我不明白为什么卡卡西那可以被称为辉煌传奇的一生会被他这样形容。
 
我翻到第二页,上面记载了一些幼时卡卡西对于他父亲的记忆,想来他对他的父亲很是尊重了。
 
 
[木叶xx年xx月xx日
 
今天父亲不出任务,他带我去后山训练了,还教了我两个忍术,他夸我很聪明。]
 
  
[木叶xx年xx月xx日
 
父亲很厉害,他很优秀,我以后也要成为像他一样优秀的人。]
  
 
[木叶xx年xx月xx日
 
父亲来接我回家了,真是的,出了任务刚刚回来就要去好好休息啊! 明明不来接我也是没有关系的,我早就可以自己回家了,大人都这么糊涂的吗?我一定要教训他!]
 
 
[木叶xx年xx月xx日
 
父亲今天做了秋刀鱼,很好吃。他说要教我,我才不学,明明只要父亲会做就好了,我才不要自己做呢,刨鱼肚子什么的看着就很脏。]
 
 
看起来六代目真的很憧憬他的父亲,而且也有意外的任性的时候呢,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木叶xx年xx月xx日
 
今天和我对打的那个男孩子好像是个宇智波的,感觉傻傻的,是宇智波的变种吗?
 
我去钓鱼了,父亲今天在家,让他给我做鱼吃好了。]
  
  
[木叶xx年xx月xx日
 
今天训练扭到脚了,那个傻傻的宇智波看到了,感觉他好像经常看我的样子。
 
我坐在学校门口,等父亲来接我回去,那个宇智波也一直没走,似乎想和我说话的样子。
 
于是我就先说话了。
  
“你是宇智波一族的人吗?”我问他。
 
他瞪大了眼睛,长得倒是挺可爱的。
 
“诶诶?!是的!我叫宇智波带土!”他咋咋呼呼地回答我的问题。
 
“可你一点都不像个宇智波。”我说,因为我以为宇智波都很聪明。但他是个吊车尾。
 
“我以后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宇智波的!”带土说“我还要成为下一任火影,宇智波一族第一个火影!”
 
“怎么可能?”我说“如果要当火影,那下一任一定是我父亲!我父亲特别厉害!”
 
“那我就是下下任!”宇智波带土跳脚“我也会很厉害的,比你还要厉害!也会比你父亲还要厉害!”
 
我想到宇智波带土丢手里剑的成绩,和之前对打被我打得有点凄惨的样子,就说“不可能!我不会让你比我厉害的!那你也就不能比我父亲厉害!”
 
“总有一天!”带土说。
 
“没有!”我说。
 
“有!”
 
“没有!”
 
“有!”
 
接下来我们两个越吵越凶,差点打起来。
 
但在我们两个打起来之前,我父亲到了。
 
我心想不和这个宇智波吊车尾一般见识,牵起父亲的手就要走,却忘记自己脚崴了,差点跌倒,但我父亲把我扶了起来,背在了背上。
 
父亲让我和宇智波带土告别,我不愿意,但父亲都这么说了,于是我不情不愿的和他告别了。
  
“明天见……”我说的时候却看到了宇智波带土好像有点难过。
 
“明天见。”他说,然后他就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他自己一个人回家吗?我似乎从来没看过他的父母接他的样子。
 
可他之前为什么还要留在学校呢?明明早就可以走了?
 
真是个奇怪的宇智波。]
 
 
这页记载在六代目简短的日记中算很长,我忍不住多注意了宇智波带土这个名字几眼,心中觉得有点熟悉,但终究不知道熟悉在哪。而且这个名字并没有被记载在录。
 
 
[木叶xx年xx月xx日
 
父亲说要教我通灵术。
 
“父亲,你的通灵兽是什么?”我问他,因为我还没见过父亲使用通灵兽。
 
“啊,都是些很可爱的家伙们喏。”父亲笑着说,揉了揉我的脑袋。
 
真是的,不要随便揉男孩子的脑袋啊!]
 
 
看到这我心里有点憋笑,果然无论是什么时候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啊。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又没有拒绝父亲的摸头,未免有点可爱了吧?
 
我接着看下去。
 
 
[“通灵术!”父亲结印,地上出现符咒,然后很多白眼冒了出来。

地上出现好多只比我还高的大狗,每一只都看起来特别威风。

“怎么样?他们都很厉害吧!”父亲说道。

我点点头,这一排的大狗站得整整齐齐的看着特别威风。

“我试试!”我学着之前父亲结的印,把手往地上一拍。

“呦,朔茂!你不是说今天多带几个战斗型的忍犬在儿子面前撑场子不用我出马吗?怎么突然就召唤我了?”一只沙皮狗在白烟散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咳咳!”父亲猛地咳嗽一声“干的不错啊卡卡西!第一次就成功召唤出了忍犬!”

“嗯?这是你儿子?”沙皮狗说。

“是的,怎么样?很可爱吧?”父亲对沙皮狗说。

“不要随便夸一个男孩子可爱啊!”我有点生气。这个沙皮狗刚才说什么父亲特意挑了强壮的忍犬撑场子什么……父亲也太幼稚了吧!还是小孩子吗?

“而且撑场子什么的没有必要吧?”我说,看了一眼那边正在扣造型的几只大型。

“因为卡卡西真的很可爱嘛哈哈哈哈哈——啊呀被听到了吗?”父亲的肩膀突然之间垮了下来“因为卡卡西太厉害了嘛,身为父亲总要在自己可爱的儿子面前威风一点嘛!”

“什、什么啊!”父亲绝对是个笨蛋!

“已经——已经很威风了……”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却忘记了父亲的好听力。

“诶?真的吗?原来我在卡卡西心目中是这样的吗?卡卡西在我心中也是最优秀的哦!”说完就开始笑。

啊啊啊啊什么啊父亲绝对绝对是个超级大笨蛋!]
 
 
噗!

这什么啊?笨蛋父子吗?这父子有点可爱过头了吧!我内心狂笑不止,等到平息下来后才想起朔茂这个人。

朔茂这个人在三战时期也很有名,是木叶的一员大将,最后据说是出任务死了。

关于卡卡西的父亲究竟是何人,事实上历史并没有明确记载,一些资料似乎被人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人为毁去了。

可我却想起从一篇六代目友人的文献中提到过卡卡西的父亲是自裁而死的。

这太矛盾了!

我脑子里有点乱,我拍了拍脸,赶紧把脑袋里的东西拍出去,历史当中记叙混乱是很正常的事,这或许就是记载失误了吧。

我这么想着,接着看了下去。
 
 
[木叶xx年xx月xx日

父亲出任务回来了,本来想让他给我做秋刀鱼的,但他好像很累的样子,还是算了吧。]

[木叶xx年xx月xx日

父亲好几天没出门了,我问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他不说,他以前不会这样的。]

[木叶xx年xx月xx日

父亲今天问我忍者心得,我很流利地背给他听了,当我背到“忍者一切以任务为先”时,父亲突然不让我背了,最近的父亲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木叶xx年xx月xx日

我听到有人说父亲的名字,他们不再带着尊敬的口吻,他们说父亲是废物,说父亲让村子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我和他们打了一架,一群连我都打不过的垃圾有什么资格说父亲!]

[木叶xx年xx月xx日

今天和父亲出去买东西了,周围议论纷纷的人很多,我隐约听到了很多侮辱性的词汇。我抬头看父亲的表情,但被头发的阴影挡住了我看不清,可我知道父亲现在很难过。]

[木叶xx年xx月xx日

父亲好几天没出房门了,东西也不吃。我买了秋刀鱼,想自己自己做给父亲吃。虽然出了点问题,但过程还算成功。

但父亲还是没吃,我尝了一口,鱼肚子没刨干净,苦的。

真难吃。

这样的东西还是别给父亲吃了。

我把它倒了。]

[木叶xx年xx月xx日

今天我的考试成绩拿了满分,明天父亲回来之后一定会很高兴的。希望父亲不要再颓废下去了,希望他能早点变回以前的样子。]

[木叶xx年xx月xx日

要赶紧回家,天都这么晚了。

昨天我特意把成绩单摆在了最明显的地方,父亲一定能第一眼看到。

希望父亲能高兴一点吧。

我敲了门,门没开。

我推了推门,发现门没锁。

家里好安静,明明地上摆着父亲的鞋。

我走到父亲的房间,他却躺在地上,会着凉的,怎么能这么糟蹋身体呢?果然没我就是不行啊,我想着,走到父亲身边准备叫醒他。

……

我看到了反着光的刀刃。

还有血。

很多很多。 ]


我翻页的手停顿了,这薄薄的书页太沉了。

我几乎无法再去翻下去。

我无法想象卡卡西的内心是怎样的。


[木叶xx年xx月xx日

三代爷爷来了,他抱着我说对不起。

可我不明白,明明该被说对不起的不是父亲吗?

他们说父亲为了救队友放弃了任务,让木叶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可是……救队友不对吗?为什么他们都说父亲做错了呢?就因为忍者心得要求忍者一定要以任务为先吗?

我不明白啊!

来个人告诉我啊!

来个人……告诉我啊……

父亲……告诉我啊……]


我张口,却不知道我能说什么……

因为我说的话卡卡西是听不到的。

为什么,这个时候卡卡西身边没有人呢?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呢?

告诉他,拯救了队友的你的父亲是个英雄。


[木叶xx年xx月xx日

我呆在家里,不知何时从梦中醒来。空旷的房间冰冷的没有温度。

我想,父亲也不明白吧。

队友还是任务,人情还是理性。

可是父亲选择了死亡,那就证明,父亲是错的吧?

那我……

那我是不会步上后尘的。

忍者一切以任务为先。

忍者是没有眼泪的。

忍者要——遵守规则。]


我彻底沉默了。

我不明白这样的转变是好是坏,但我明显感受到六代目亲本在他父亲后面的内容时间跨度变长了。

或许这样的日子对他,对于遵守规则的卡卡西,对于被队友忌惮讨厌的卡卡西来说,这样的日子是没有意义的吧。

我接着向下翻。


[木叶xx年xx月xx日

三代大人让我回到忍者小队。我觉他可能有点疯了。让我和一群刚从忍校毕业的人组队。

我在分班时,看到了很多熟人。

凯特别吵,还有一个人超的程度不亚于他。

宇智波带土。

那个做着火影梦的吊车尾宇智波。

分班结果出来了,我和宇智波带土,还有野原琳一组。

希望之后的生活别太糟糕。 ]

[木叶xx年xx月xx日

我常常在思考一个问题,经常迟到的宇智波带土到底是怎么成功成为忍者的。

哦,我想起来了,他以前新生报到时似乎也迟到过。

他为什么每次出门都能刚好碰上提着重物的老奶奶啊?这究竟是什么神奇体质?

于是我今天跟踪了他一天,发现他确实……很吸引老奶奶……提着重物的那种尤其多。

但这不能成为迟到的理由,如果忍者不能遵守规则的话,不就成为废物了吗?]

[木叶xx年xx月xx日

要成为火影的人怎么是这个德行?

我不用想我就知道宇智波带土一定又会迟到。

果不奇然。

好歹准时一点吧,这样的人怎么当火影啊?]

[木叶xx年xx月xx日

宇智波带土喜欢琳。

他表现得太明显了。
 
但琳似乎喜欢我。
  
……什么东西?]


真是厉害了,我心想。

鬼一样的大三角,可以说是究极可怕了。

不过这段时期六代目亲本中的内容又变得频繁起来。

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卡卡西如此嫌弃的带土,我竟然有一种羞耻感。

可能是因为我小时候也经常迟到吧。

……好吧我现在也迟到。

大概唯一一次准时就是这次来看六代目亲本了吧。

—tbc—

感觉我今天之前来不及码完卡卡西生贺了
……
sad

沉迷画卡无法自拔
终于从监狱出来了快乐
晚上码字吧……?

【带卡】事与愿___? 03

死了死了
以后最快只能周更了
手机被学生处收三个月后还
码字只能用个连打字都卡的破iPad
惨兮兮

8

“所以这就是你思考了半天的结果?”黑绝无感情地说道:“我无所谓你要拉谁进入晓,只要最后结果达成了——你能保证他不会坏事?”

他自然是指卡卡西。

“理论上是不会出错的。”带土摸了摸自己的右眼,鲜红的血轮眼里黑色勾玉飞速转动、汇聚后再重新扩散成了手里剑的形状。

“况且卡卡西很聪明、实力也强,有他在肯定能轻松不少。”他看向仍然处于昏睡中的卡卡西。

卡卡西面色苍白,出的汗已经把被子弄潮了,带土拿了一套新被子,他把潮了的被子换了下来,给卡卡西盖上了干燥的新被子。然后从桌子上拿过晾好的温水,给卡卡西润了润嘴唇。

以后这个家伙就是自己的下属了,哪有老板这么伺候自己的下属的……

带土把水放回原位后,坐到了卡卡西旁边。

黑绝和白绝见状整个人没入了土里,离开了这个房间。

带土深吸一口气,他很久没这么忐忑过了。

他控制自己的万花筒去调动卡卡西的写轮眼转变成万花筒,将两个人的查克拉和精神通过万花筒写轮眼联系在一起。

他要将卡卡西对木叶的一部分感情转移到“晓”上面。

带土在卡卡西四周都画下了密密麻麻的符咒,双手结印。

他本来都快忘记这个术了,因为这个术极为偏门,甚至在斑给他的知识中被归类到了鸡肋之中。

这个术可以切割一个人的感情,甚至可以将切割下来的感情转移到另一个对象身上。前提是这个对象是在对方记忆之中存在的。

听起来很高大上很厉害对不对?但事实上并不如此。感情对象的转移很容易造成被施术者的精神混乱。举个例子:将一个人对爱人的爱转移到了他的仇人身上,再将对仇人的恨转移到他的爱人身上,而转移成功后这个人的记忆和感情是相互矛盾的,人的大脑为了解决这样矛盾,会不自觉的开始进行对记忆进行“修正”,但这样的“修正”只是浅层次的,会造成记忆上的紊乱,当“修正”的内容越多,记忆的紊乱就会越严重,到最后会导致被施术者所有的记忆被扰乱,整个人都陷入一种混乱的状态。

说白了就是最后会变成一个反复无常的精神病或者一个老年痴呆。

用这么个方法把人弄傻还不如直接把人打傻呢。带土刚看到这个术的时候想。而且这个方法还无比麻烦,对施术者的要求很高,一个弄不好就是施术者变成精神病或者老年痴呆。

所以带土现在要做的就是解决卡卡西记忆上的问题。

世界上从不缺让人失去记忆的术,带土将自己的查克拉调入卡卡西体内,潜入卡卡西的精神世界之中。潜入一个人的精神世界并不容易,尤其还是卡卡西这种意志坚定的人,幸运的是现在的卡卡西正被发热和身上乱七八糟的伤弄得没什么反抗之力。

他截取了一个最为合适的时间点——水门死后不久。

那是卡卡西精神最为脆弱,最适合堕入黑暗的时候。

他将水门死后一次卡卡西执行暗部任务身受重伤昏迷后的记忆彻底封印,做完后带土轻吸一口气,眼里的万花筒开始转动起来。

接下来他要做的是给卡卡西植入关于转移感情的对象的记忆。得益于二人写轮眼的关系他并不需要对卡卡西植入一些捏造的记忆,只需要通过写轮眼之间的联系将一部分属于自己的关于晓的记忆共享给卡卡西就可以了。

同一对眼睛看到相同的事,没什么比这更正常了。

9

“唔……”

银发忍者的睫毛颤动,费力地睁开眼睛,他眼前一片片白茫,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看清眼前灰暗的天花板。

这是哪里?

他脑中尽是嗡鸣声,零碎的记忆晃过却无法连成线,脑内的混乱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他掀开被子站在了地上,哪知下一刻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他受伤了,而且还不轻,刚刚那一跌牵扯地他五脏六腑都在痛。

他扶着床沿摇摇晃晃地弯着腰站了起来,感觉脚下打着转儿,跟踩在棉花上似的,他借着挂吊水的杆子勉强使力直起了身。他踉跄着走到桌子前,看到了上面各种效用的药、纱布和没喝完的半杯冷水。他把手握在杯子上,手指僵硬的就像起了锈的机器一样,回一下指节都感到费力,身上的肌肉酸麻得厉害,连抬个杯子都觉得无力。

他到底躺了多久?这种感觉真是该死的糟糕。

喝下半杯冷水,银发忍者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砰——”

实木门被暴力的破开,银发忍者循声望过去,一个带着滑稽面具的男人立刻从门口瞬身到了他面前。

银发忍者隔着面具只能从那唯一的空洞处感受到一束热烈的目光。

“醒了?”面具男低沉道。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低沉的声音银发忍者觉得有些好笑,但他觉得这么做对第一次见面的人来说不太礼貌,所以忍了下来。

“你把里面的水喝了?”面具男看着他手里的杯子,面具下他的眉头皱了皱,他离开了这么久这里面的水早就凉了,卡卡西身体没好就这么喝凉水了?早知道应该留保温壶的。

“这水……有什么问题吗?”银发忍者疑惑的看着水杯,他刚才喝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没什么问题,你现在身体怎么样?”

“伤口还有点疼,没什么力气。”他如实回答后问“这是哪里?你给我治的伤吗?”

面具男身体一顿,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忍者反问道“你记忆出问题了?”

难道他的术出了问题?如果没有成功那么现在的卡卡西是否还是忠于木叶?

如若如此……

面具男握紧了隐藏在长袖下的手。

“似乎是的,我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银发忍者抿了抿唇,他感受到了面前面具男升起的戾气,但却压下自己后退的欲望回答道。

事实上他感到很奇怪,从一开始醒来就是。

他虽然暂时记忆比较混乱,可并不认为自己是个缺乏警惕的人,在陌生的环境中刚醒来看对这么一个奇怪的人居然告诉了他自己的真实身体情况,可心中涌起的信赖和安心让他无法对这人升起警惕。

也许这个人对他很重要?

“你失去记忆了?”这是什么情况?他的那些术不应该造成这种情况啊?

“也不完全是吧,我脑子里还是有一些记忆的,但是很乱,需要时间整理。”

“哦?这样啊,没办法谁让你这次回来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中了敌人的幻术,估计你记忆混乱也是因为这个吧。”他一本正经地编着瞎话,既然卡卡西什么都不记得了,那还不是他说什么是什么。

接下来带土声音就简单说了一下卡卡西的身份就闭口不言。他打算回去给卡卡西编一套完整的经历。

“之后有什么不记得的都可以问我,或者那个半黑半白跟个芦荟似的家伙。”带土说“我之前煮了粥,等会拿上来你吃点就再休息一会。”

知道自己名字的卡卡西乖巧点头,虽然他已经不想再躺着了。

—tbc—